>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最好不相遇
【5.1折】最好不相遇

臉紅紅BR794--青微

會員價:
NT985.1折 會 員 價 NT9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15/06/1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10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7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6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3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4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2
夜劫
NT118
銷量:188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1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1

被女人招惹時,當男人乖乖上鉤,誰敢說那不是愛,
男人來招惹時,當女人裝傻陪笑,哪能說那不是愛。



路心悠覺得自己在這男人的目光下,就像是落在猛獸爪下的獵物,
那樣的狼狽,因為五年前的一場陰錯陽差上了他床,她逃了。
五年後,被他逮著時,他給了她兩條路,孩子歸他或是跟他結婚。
邵衍惟從沒想過成家,更不用說家人壓根不敢對他逼婚,
老婆這號人物對他來說,就是個麻煩的代名詞。他不流連花叢,
也不想被女人管,不過娶的女人如果是路心悠,他倒是不排斥。
他想再拉她上床,反正都生了兒子了,他不反對再來個女兒,
可惜,路心悠竟然敢搖頭說不嫁他。為了讓這女人成為他的老婆,
邵衍惟不但耍了點手段,還半帶威脅的把人給捉回家,
這輩子對個女人這麼費心,誰還敢說他不愛她?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她簡直像個精靈!
  舞池中的女孩不像是在跳舞玩樂,更像是在玩一個遊戲,讓男人為她瘋狂的遊戲。
  她穿著白襯衫,簡單到極點的款式,裙子看起來也很良家,看得出來她應該經常把長髮規規矩矩地束起來,因為現在即便披散著都蕩漾著弧度,映著光舞動,黑色的長髮看起來充滿著活力。
  這樣的打扮並不適合此刻的環境,略施脂粉的臉也有些清純的違和,讓人很懷疑下一刻她會不會微笑著變成鄰家妹妹。可當她把胸口兩顆鈕釦解開,春光若隱若現,白襯衫下襬沒有乖乖的束在裙子裡,而在腰間打個結,纖細而靈活的腰肢就在長髮的覆蓋下半遮半露起來。
  旁邊和她對舞的女孩也很不錯,但是邵衍惟完全沒有多看一眼的衝動。
  柔美的身體在舞池中遊走扭動,時而隨著音樂跳躍,時而緩慢擺動纖細腰肢做出曖昧舉動,妖媚的動作引誘別人心中的慾火。如果她是尋找今晚獵物的狐貍,無疑是很成功的,因為大半個舞池的男人都圍繞著她,更何況昏黃燈光下還隱藏了多少雙對她蠢蠢欲動的眼睛,包括邵衍惟。
  當然,吸引邵衍惟的並不是那一點若隱若現的春光,他覺得有趣的是,這個惹火的女孩一邊引誘著身邊的男人,一面又躲避著別人的祿山之爪……
  第七個了,她已經依靠著身體的靈活躲開第七個試圖把她摟在懷裡的男人,每次成功後她的嘴角都會露出一絲有些狡黠又得逞的小微笑,映著微醉後緋紅的臉頰,格外的誘人,又讓他有些熟悉的感覺。
  如果自己走過去用「嗨,我覺得妳有點熟悉」打招呼,大概會被嘲笑搭訕方式太老套沒創意,所以他暫時沒有動作,耐心地靜觀其變。
  在看到她做出一個高難度動作逃離身邊男人的觸碰,還大膽地跳上舞臺中間的圓臺時,邵衍惟有些擔心那太過纖細的腰肢會拗斷,沒什麼表情的臉上終於藏不住眼底的笑意,唇角彎起一個弧度。
  真的很想知道她靠在自己懷裡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姜悅所有的心思都在今晚勾搭到的辣妹身上,兩個人窩在旁邊的沙發上卿卿我我,完全忘記今晚是和朋友一起出來消遣,何況邵衍惟並不需要他照顧。
  今晚認識的女孩很合他的心意,姜悅打算帶人開房一夜風流,扭頭要和好友交代一聲的時候,不經意看到邵衍惟臉上的笑容。他一臉驚詫,一下子就忘記剛才的打算。
  姜悅推開了懷裡的女孩,手臂隨意地攀到邵衍惟的肩頭,吹了一聲口哨,「你在看誰?」
  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只剩下一抹平靜,邵衍惟漫不經心地看了好友一眼,完全不打算多說什麼,「你怎麼還不走。」雖然是疑問,卻是陳述的口氣,還有一點嫌棄的樣子。
  「難得你來我的地盤玩,我這個老闆當然要陪著,別岔開話題。」認識邵衍惟很多年,已經足夠了解對方,姜悅的情緒絲毫不被影響,順著好友剛剛的目光看過去,舞池中間的高臺上,白色身影最為顯眼。
  臉上笑容有些誇張,姜悅失笑,「喂,你什麼時候對這種清純系感興趣了?」
  「有嗎?」
  「沒有才怪,看你剛才的眼神就知道,嘖嘖,咱們是兄弟對不對,我幫你。」姜悅一臉看好戲的表情,完全把旁邊一直扯他手臂的女孩忘記,用一個飛吻把女孩打發走,心思全都跑到好友身上,「這個好像不是熟客,不過我是老闆嘛,怎麼會有我搞不定的女孩……」
  沒有詢問邵衍惟意見的打算,姜悅已經揮手招呼不遠處的服務生過來。
  「老闆,你需要什麼?」一直徘徊在附近等待能有為姜悅服務的機會,服務生態度十分的恭敬,透著討好。
  湊到他耳邊低語幾句,姜悅看著服務生離開,笑容更燦爛,「等著好消息。」
  雖然沒有聽清楚他吩咐了什麼,卻能猜出了姜悅的打算,邵衍惟沒有拒絕,也沒有阻攔,唇角微揚,看起來心情很不錯,說出口的話卻沒什麼熱情,「只是覺得有點有趣而已。」
  雙手一攤,姜悅一臉壞笑,「有趣已經是一種理由,今晚你們可以加深一下了解。」
  他話裡曖昧,笑得意味深長。
  「你難道不覺得自己是個怪人,明明被人家吸引還裝成正人君子,這可是酒吧,樓上就有房間,多方便。」
  邵衍惟但笑不語,他沒有姜悅這麼隨便,看順眼的女人直接拉上床,不過這個女孩確實引起了他的注意,認識一下無妨。
  兩個男人的目光都看向舞池中央的位置,白襯衫女孩已經從上面跳下來,即便在人頭攢動的舞池裡,她依舊很顯眼。
  音樂漸漸緩慢下來,變得輕柔,舞池中瘋狂扭動的人群終於不那麼躁動。女孩站在舞池中間環顧四周,一臉迷茫。
  從妖媚到清純,感覺瞬間變化,邵衍惟覺得她像潘朵拉盒子裡的舞蹈娃娃,彷彿按下一個鍵,她就能變成另外一個人。他的眼神變得深沉,越來越覺得有趣。

  ◎             ◎             ◎

  舞池中,路心悠覺得自己作了一場夢一樣。
  躲閃著人群想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休息,瘋狂退去的她覺得自己頭暈得厲害,藉著微黃的燈光尋找剛才還在和自己對舞的江曉嘉的身影,卻發現兩個人已走散。
  半露的腰肢被人摸了一把,路心悠像受到驚嚇的小動物一樣顫了一下,乾脆推搡開身邊的人群往外走,手忙腳亂地扣上胸前鈕釦,把襯衫下襬的結扯開。
  她有種想立刻跳樓的衝動……天吶,自己剛才做了什麼!只是多喝了幾杯酒,被江曉嘉慫恿了幾句,竟然真的在舞池裡跳起熱舞了。
  身為幼稚園老師,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跳熱舞……想到自己微醺時候的瘋狂,路心悠原本因為酒意微紅的臉頰倏然發白,咬著唇往酒吧門口衝,心底已經把非要帶自己來酒吧的江曉嘉詛咒一萬遍。
  現在的狀況是怎麼發生的呢?她皺著眉想了想。
  今天是週六,休息的日子,一大早路小安就被江曉嘉的弟弟帶著去休閒牧場玩,自己和好友在外面逛街一天,結果晚上江曉嘉就人來瘋地慫恿她去酒吧,還說什麼這幾年都沒去過酒吧,時間長了要變成歐巴桑,路小安今晚不回家,藉著難得的機會要瘋狂一下。結果就是現在這樣,她被灌了幾杯酒,又被慫恿了一下,然後就被拉到舞池跳舞。
  路心悠不害怕跳舞,當初在學校舞蹈社她是學得最好的,可是身為一個幼稚園老師跑到酒吧跳熱舞,她自己都覺得難以接受。
  想到剛才的情況,路心悠哭笑不得,如果這周圍有見過自己的學生家長……她都不敢多想下去,只能期待今晚惡夢一樣的經歷會變成泡泡消失。
  來不及去管江曉嘉跑到了哪裡,她去服務臺拿取包包,拚命往酒吧門口擠,甚至顧不得去看身後揩油的那些男人是誰,只是一心想要逃離這裡。就在她馬上就要衝出人群的時候,身邊突然跳出一個身影擋住她的去路。
  「嘿,妳別再擠了。」穿著服務生制服的男孩看起來還不到二十,整個人攔在路心悠面前,「妳在跑什麼……」
  他的聲音有些喘,因為追著路心悠一路從舞池擠過來,身上的衣服都有些亂了,「美女,那邊有位先生想請妳喝一杯。」說著他扭身示意姜悅的位置。
  路心悠愣了一下,完全沒想到馬上就要離開了卻被人攔住,下意識順著服務生的目光看過去,卻只瞧見角落沙發坐了兩個男人。
  「抱歉,我要回家了。」雖然已經好幾年沒有來過酒吧,路心悠仍清楚這種邀請的含義,臉上表情有些窘迫,「再見!」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誤會,她拒絕得很徹底、痛快,轉身就走。
  「喂,別走……」意外的是,服務生竟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腕,「那是我們老闆,拜託給個面子。」
  從來沒在大庭廣眾下被強迫,路心悠臉色有些難看,「你放開……」
  「哎呀,不好意思,請妳過去一下吧。」有些哀求,服務生哭喪著臉不放手,難得老闆給了他討好的機會,他可不想把事情搞砸。
  看眼前人半哀求半強迫地擋在她的面前,路心悠咬著唇猶豫了,「我待會就要回家……」
  「就一會。」
  「好吧。」
  心底忽然忐忑起來,像是慢慢靠近了危險的東西,她的指尖不自覺地掐在了掌心,跟在服務生身後繞過舞池,來到相對安靜的角落,看著那兩張舒適的大沙發上坐著的男人,他們的臉隱藏在角落有些昏黃的燈光下,路心悠看不太清楚,只是感覺自己渾身上下被一道炙熱的目光包圍,不安到極點。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姜悅的笑聲傳過來,「怎麼謝我……」
  這聲音若有似無地傳到路心悠耳朵裡,說著讓她不懂的話。慢慢習慣了角落的昏暗,眼前男人的面容開始變得清楚。
  彷彿是看出眼前女孩的緊張,姜悅首先開口,「嗨!」他的聲音溫柔又歡快,肆意綻放自己的魅力,原以為會得到同樣熱情的回應,卻發現走到沙發前的女孩臉色一下子變了,驚懼交加的樣子。
  他和邵衍惟沒有這麼可怕吧……勃發的自信心被擊穿,姜悅都要懷疑這是一種錯覺。
  用懷疑的目光看向好友,姜悅用眼神詢問,你認識她?
  從始至終都只是安靜坐著,邵衍惟把眼前的一切盡收眼底,微微搖頭當作回答,目光卻被眼前的女孩吸引。
  他的眼神放肆又大膽,赤裸裸地打量她,退去剛才舞池的妖豔,現在的她像個鄰家女孩,一舉一動都中規中矩起來……如果不是臉色白得像鬼一樣。
  不過,為什麼這張臉讓他有些熟悉?尤其是現在近看,總覺得見過,卻怎麼都想不出。
  原本只是覺得有意思,現在看到眼前女孩的表情,邵衍惟忽然覺得事情有趣起來。雖然不清楚自己在哪裡見過她,但她一定是認識自己的。
  敏銳的目光在她身上遊走,邵衍惟唇角微動,眼睛裡藏著不可捉摸的神祕,「妳好,敝姓邵,邵衍惟。」像是要印證什麼,他極緩慢地說出自己的名字,一個字、一個字地唸出來。
  男人的聲音有些低沉,不知道是因為刻意壓低還是怎麼樣,和記憶中清朗的聲音有些不同,卻比曾經的聲音更性感,勾得她的心莫名顫抖……如果說看到那張臉的時候還能欺騙自己只是長得相像的人,聽到名字和聲音的時候,路心悠覺得像是靈魂都要出竅一樣,呆在那裡,眼睛裡是藏不住的複雜情緒。
  才回到這個城市一個月,她居然就和邵衍惟重逢了,該說是比較倒楣還是好運氣。
  張口想要掩飾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她的唇瓣顫慄,身體僵硬,明明拚了命想要做出不認識的樣子,目光卻落在邵衍惟身上挪不開。
  為什麼會在這裡遇到他,為什麼要遇到他?
  心像是被一雙手攥住狠狠一捏,疼得讓她想要掉眼淚。
  儘管眼前女孩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有說,邵衍惟的表情卻變得更加耐人尋味。刻意說出自己的名字去驗證她的表現,現在已然知道答案。她果然認識自己,心思和這張臉一樣單純,就差把「你為什麼要出現」寫在臉上。
  「妳叫什麼?」習慣了居高臨下,邵衍惟話說得有些高高在上的味道。
  姜悅感覺到兩人間的古怪,但笑不語,靠在沙發上看熱鬧。
  他不記得自己,這個念頭讓路心悠難受。眼睛裡蘊著溫熱,有種想哭的衝動,最初的驚恐過去,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立刻從這裡消失,不要再出現在這個男人面前,就當是一場夢。
  「對不起,我要回家了。」垂下眼睫不敢繼續與邵衍惟對視,路心悠快速說完這句話便轉身就跑,像是身後有吃人的餓狼一樣橫衝直撞地跑開。
  她的動作太突然,嚇了姜悅一跳,嘴巴張得能夠吃下一個蘋果,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女孩先是一臉見鬼般要哭不哭的表情,然後竟然轉身就跑,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邵衍惟被嫌棄了?
  還有些回不過神來,他乾巴巴地開口,「你認識她?」
  不知為何,心底忽然湧出追上去的衝動,邵衍惟臉色一沉,卻沒有付諸行動,只是眸光複雜地看著那個身影逃出酒吧,沒好氣地回答道:「不認識,但是有些熟悉。」
  「難道是你以前傷過的女人?」
  對自己的記憶力向來自信,邵衍惟壓抑著心底的衝動,不明白自己莫名的想法是怎麼回事,沒好氣地說道:「我又不是你。」停頓一下,「應該……不是。」
  應該……不是,聽出好友話裡的猶疑,姜悅大笑,「還是說她是被你的臉嚇到了?從來都是女人纏著你,居然有女人會被你的臉嚇到。」
  斜睨了他一眼,邵衍惟忽然站起身,「我先回去。」不等回答,他已經拎起沙發上的外套轉身就走。
  「喂,你去幹嘛,人家早跑了……」他的身後,姜悅放肆大笑。

  ◎             ◎             ◎

  路心悠跑累了,從變奏酒吧裡衝出來狂奔了好幾百公尺,確認身後他沒有跟過來才停下腳步。明明是平坦的路面,她卻覺得自己像是走在沙漠裡,深一腳、淺一腳,身體搖搖晃晃的。
  有種逃過一劫的慶幸,最深處卻又藏著一絲破滅的酸楚,邵衍惟完全不記得她,一點點印象都沒有,更加不會追出來……自己應該高興了,那為什麼還會有失落在裡面。
  胸口心跳如擂鼓,她忍不住伸手按住心臟的位置,想要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惜不能如願,整個人都因為再見到邵衍惟而顫慄。
  「邵衍惟。」有些痛苦的唸出這三個字,路心悠越來越後悔自己不該來酒吧,如果不是禁不住好友的糾纏來酒吧,她怎麼會遇到這個人。
  不遇到他,心便不會亂。
  大口大口地吸氣,路心悠神思恍惚地往前走,完全忽略了熟悉的音樂一直在包包裡響著。
  等到手機鈴聲第三次響起的時候,她終於回神,拿出手機看到上面顯示的名字,整個人像是被潑了一盆冰水,忽然就清醒過來了。
  小心翼翼地接通,路心悠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盡量正常一點,「小齊。」
  她剛喊出名字,手機已經傳出一陣哀號,「心悠姐,妳沒事吧?為什麼一直不接手機?我們都要急死了,妳再晚一點接,我都要趕回去找妳了。」
  「我沒事,你姊姊不在我身邊。」小齊是江曉嘉的弟弟,一個很可愛的十六歲男孩。
  「我知道,我姊剛才打給我,說妳在酒吧走丟了,問妳有沒有聯繫我,嚇死我們了,還以為妳出事了。」
  「沒有。」有些魂不守舍地往前走,路心悠表情尷尬,「我們走散了,你姊姊回家了嗎?」
  「她今晚遇到一個大帥哥,正在犯花癡,不用理她,心悠姐妳自己回去就好啦,沒事就好,都怪我姊非要拉妳去酒吧,害我們都擔心。」
  「沒事的。」忽然想到自己的寶貝還在這個男孩子身邊,路心悠有些緊張,「小安還在你身邊嗎?他好嗎?」
  聽出她話裡的緊張,小齊連忙安撫,「心悠姐放心啦,我辦事最可靠,路小安交給我,妳可以放一百個心,我們白天踢球、玩水,他不知道多開心,現在在我房間睡著了,明天我就把他帶回去。」
  舒了一口氣,路心悠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那就好,謝謝你,小安最喜歡和你們一起玩了,你也早些休息,明天我準備好吃的給你們。」
  「太好了,心悠姐晚安。」大男孩的聲音透著興奮,很快掛斷。
  想到路小安,路心悠臉上露出一絲欣慰。
  還好,她還有路小安,只要想到她的寶貝,所有的難過都變得可以忍耐,至於邵衍惟,就算是今晚的一場夢吧。
  深吸一口氣,路心悠鼓勵自己振作起來,明天要準備好吃的度過這個美好的週末,然後又是新的一天。
  已經習慣獨自解決生活中的困惑和難題,路心悠甚至不打算把這件事告訴江曉嘉。努力讓自己振作起來,一邊走著,低著頭把手機放在包包裡,卻沒留意到前面路面有一塊凹陷。
  「小心!」身後忽然響起男人的聲音,一雙手扯住她的手臂往後一拉,身體忽然就失去平衡倒向後面。
  身後男人臂膀結實,輕輕鬆鬆將她抱在懷裡穩住了身體。
  一陣暈眩之後,路心悠目瞪口呆看著眼前的男人。
  「怎麼,這麼快就不認識了?」嘴角沁出一點笑意,眼底含著打趣,邵衍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這麼輕浮的話,只是看到她吃驚的模樣就覺得有趣,很想逗她。
  「你怎麼又……」把不友好的半句質問咽下去,路心悠下意識緊張起來,打起十二萬分精神。
  他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認出了自己?
  摸不清楚這個男人的心思,路心悠只能笨拙地站直身體,卻發現自己怎麼都掙不脫他的手臂,狼狽的被困在懷裡。
  看著她的臉頰先是嚇到發白然後變紅,就連耳垂都紅透,邵衍惟的心情莫名其妙的燦爛起來。
  「不該說聲謝謝?」
  如果說之前還不清楚自己從酒吧衝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現在也都覺得無所謂了。追出來,忍不住放慢車速,每一個路人都仔細地多看幾眼,原來就是想要看到她的身影。
  弄不清楚這樣做到底是因為什麼,看到她在路邊,鬼使神差的就停車跟了過來。也許是她奇怪的態度引誘出巨大的好奇,很想弄清楚這個女人看到自己像見鬼一樣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如果不是我,妳就要摔倒了,難道不該謝謝?」她呆呆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想要捉弄,邵衍惟忽然耐心起來,眼神示意她去看前面的凹坑,「喏,看到沒有。」
  心怦怦急跳,路心悠看一眼地面,低聲說道:「謝謝。」
  她已經打算拚命都要掙出這個男人的束縛,卻沒料到他忽然放鬆了力氣,害她差點出醜。
  鬆開手,斯文地站在一邊,邵衍惟問出今晚最大的疑惑,「妳認識我?」
  他的問題太直接,絲毫沒給路心悠逃避的機會。
  臉色紅了又白,她有些不敢看那雙眼睛,「不認識!」
  反駁得太快太急,掩飾也不夠專業。
  似笑非笑地打量著她,邵衍惟完全不相信這句話,這讓他越來越覺得奇怪。
  在他的目光下心驚膽顫,路心悠覺得自己像是落在猛獸爪下的獵物一樣狼狽,無論第幾次看到這張臉、聽到他的聲音,自己的心都會不受控制的跳動,五年前如此,現在還是如此。
  這些年過去,她一點長進都沒有,雖然清楚自己並不虧欠這個人,沒必要不安害怕,卻還是維持不了平靜的表情,只因為一切都是不由自主的。因為只要看到那雙深邃的眼睛,她已經潰不成軍。
  拚命壓抑心底的恐懼不讓對方察覺出端倪,路心悠勉強自己露出一個笑容,「抱歉給你造成誤會,只是你和我以前的朋友有點像,一點點。」
  幽深的目光探究她的一舉一動,要笑不笑的模樣,「前男友嗎?」
  「不是。」猛地抬頭,不由自主地加大聲音,路心悠漲紅了臉。記憶中的邵衍惟絕不會說出這樣嘲弄的話,五年前的他面對自己的時候總是淡淡的一掃而過,自己的影子完全沒有留在他的眼睛裡。
  「嗯。」意味深長的嗯了一聲,邵衍惟眸光帶笑,「一個朋友而已,那妳為什麼這麼怕我?」
  「因為他已經死掉了。」口不擇言地說出最拙劣的謊言,路心悠覺得自己真是蠢到了極點。
  邵衍惟驚訝,笑出聲,這實在是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可愛的謊言。
  在他突如其來的笑容裡越來越緊張,路心悠恨不得立刻消失,「我要回家。」
  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邵衍惟表情很認真,「我送妳。」
  「真的不需要。」看到這張臉已經嚇得半死,怎麼還敢讓他送回家,何況自己還藏了一個祕密,不能被他發現的祕密。
  正巧路邊有計程車經過,路心悠掙開束縛,逃一般地坐進去。
  看她甚至不肯對自己打一聲招呼,邵衍惟眉頭微蹙。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她到底在害怕什麼?
  也許是路心悠的表情太驚恐,或者是路邊的男人讓計程車司機感覺到壓迫,司機很給面子地疾馳出去,還不忘玩笑道:「小姐別怕啦,我幫妳甩掉他了,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直接欸,大馬路上就拉扯小姐。」
  驚魂未定地苦笑,路心悠控制不住地看向車窗外越來越遠的身影,他一直站在那裡,抿著唇有些不悅的樣子,目光深邃,漸行漸遠……
  放鬆身體讓自己深吸一口氣,路心悠有些糾結,她希望這是兩人最後一次見面,又很想再次看到那張臉龐。
  五年的時間,她以為自己已經忘記邵衍惟,現在忽然發現只是一直隱藏在心底,不敢想起。

  第二章

  路心悠覺得自己在作夢,夢裡的她像是坐在船上飄蕩在海裡,原本晃晃悠悠舒服得很,突然一個海浪迎面打來,她睜開眼,一張陌生的臉對著她露出笑容。
  「路老師,妳的手機在響。」微笑著把她搖醒,自稱管家的男人還用手指指她手機的位置。
  意識到自己竟然在別人家的客廳坐到睡著,她的臉一下子紅透了,幾乎要燃燒起來。如果不是自己這些日子都沒辦法好好休息,失眠得厲害,這沙發又太舒服,她才不會放鬆警惕出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伸手擦掉嘴角的口水,路心悠把靠在自己懷裡睡覺的路小安抱緊,接通手機壓低聲音說話。
  「曉嘉,什麼事?」
  剛一開口,江曉嘉有些火爆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妳和寶貝怎麼不在家?我在妳家門口,今天店裡的蛋糕被我留下一塊,是小安最喜歡的芒果口味。」
  抬頭看看四周完全陌生的環境,剛剛睡醒的路心悠有些迷糊,多看了眼前的管家好幾眼才徹底醒過神來,想清楚自己出現在這裡是因為什麼,連忙解釋道:「曉嘉,今天我在小朋友家裡家訪,小安和我在一起。」
  「家訪,騙鬼啊,現在都晚上八點多了,妳在鬼家裡家訪喔?」江曉嘉火爆的脾氣向來直接,聲音相當不客氣。
  「是……是俞冕小朋友家裡。」說到這個名字的時候路心悠有些心虛,看到管家走開才鬆了一口氣,「我六點多就過來了,可是他的家長都不在家裡,只能等著。」
  「俞冕,有些熟悉,喂,我想到了,該死的,是不是你們幼稚園最出名的小霸王,一週打了四個小朋友,結果家長都不出現處理的那個?」
  把路小安的身體抱緊一點,路心悠乾笑,「是啊。」
  「路心悠,妳想死嗎,這種麻煩事為什麼妳要做?」身為路心悠的閨中密友,她對俞冕這個名字已經完全不陌生,江曉嘉輕輕鬆鬆猜出了事情的原委,「為什麼要妳去?妳在這個新幼稚園工作還不到一個月,這種麻煩孩子不是應該交給更有經驗的老師?而且已經等了兩個小時家長都不出現,擺明了不想搭理你們,妳居然還在等。」
  「曉嘉妳不要著急,因為他難得同意一次家訪,沒關係啦,我多等一會,也許人家工作真的比較忙。」
  在路心悠就職的陽光幼稚園裡,各種性格、各種家庭的小寶貝都有,淘氣的、可愛的、沉默的,可像俞冕這種小霸王類型的還真的只有這一個。明明只是五歲的孩子,卻酷酷的像個大人,別說和小朋友玩耍,就是對待老師都很冷漠。
  想到園長把這麼艱巨的任務交給自己,路心悠表情也愁悶了起來。
  她何嘗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是一個棘手的任務,可是園長已經吩咐,她好不容易找到這份合適的工作,怎麼有立場拒絕園長的安排。何況這還是幼稚園好不容易溝通,人家才答應家訪,要知道之前四次問題處理都只有俞冕家裡的司機出面解決,他的家長答應這次家訪已經很難得,她多等幾個小時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有些恨鐵不成鋼,但也明白路心悠的難處,江曉嘉不再罵她,換了話題,「小安呢?」
  看看懷裡的兒子,路心悠表情溫柔起來,「他在身邊睡著了,很乖的。」
  「小安當然乖,不乖的是妳好嗎。」
  「我哪裡有,小安那麼乖不也是我教的。」路心悠話說得沒什麼底氣,怯生生地反駁。
  剛說完這句話,懷裡的小男孩彷彿受到媽媽召喚一樣醒來,路小安坐起身揉揉眼睛,還打了一個呵欠,表情說不出的可愛,「媽媽,我們可以回家了嗎?」
  給兒子一個安撫的笑容,路心悠示意手機正在通話中,「曉嘉,我們今天大概要晚些回去,妳不要在門口等了。」
  江曉嘉還要說些什麼,路小安已經乖巧地湊到媽媽身邊幫著解圍,「曉嘉阿姨,我是小安,我會陪著媽媽的,妳放心吧。」
  在聽到路小安聲音的那一刻,怒火立刻轉變成笑聲,江曉嘉不客氣地指揮好友,「妳把手機給小安,我們要聊天。」
  伸手撫摸寶貝兒子的臉頰,路心悠做出拜託的手勢。
  只有四歲的路小安小大人一樣嘆口氣,小聲嘀咕著接過手機,「妳又惹曉嘉阿姨了。」
  「真乖。」看著兒子乖巧地安撫暴龍江曉嘉,路心悠一臉感動。
  正在這時管家走進來,滿臉笑容,「路老師,先生回來了,請妳去二樓書房。」
  從下午六點多到現在八點多,已經過去兩個多小時,想到自己終於可以看到俞冕的家長,路心悠覺得有種苦盡甘來的幸福,如果能夠和家長溝通好去安撫俞冕的壞脾氣,也算沒有白來。
  囑咐路小安乖乖待在客廳,路心悠隨著管家往書房走。
  路心悠不斷地想著要怎麼溝通,她拚命彎起嘴角,想讓自己的笑容看起來和煦一些,可等到站在書房門口的時候還是緊張了起來。傳言俞冕的家長很神祕也不好相處,她真的有些擔心。
  彷彿是看出她的緊張,管家始終微笑著,「路老師別擔心,我會幫忙照顧好孩子,妳可以進去了。」
  「謝謝。」點頭致意,路心悠深吸一口氣推開門。
  管家說這是書房,果不其然進去第一眼留意到的地方就是四面擺滿書的書架。訝異地睜大眼,路心悠第二眼才看到背對自己翻看書架的男人。
  他一身休閒衣服,身材高大,手裡翻看著一本書。
  「你好。」展現最專業的笑容,路心悠打招呼,「俞先生是嗎,我是俞冕小朋友的老師,能不能和你談談他的事情呢?」
  背對她的男人驀地一怔,然後轉身,「我們又見面了。」
  他似笑非笑,眸光悠遠。
  事情太過出乎意料,路心悠愣在那裡。她一定是不小心得罪了哪路神仙,不然怎麼會一而再地遇到讓她坐臥難安的邵衍惟,酒吧的再遇已經足夠驚悚,害她這些天都在失眠,那天好不容易逃離,為什麼又在這裡遇到?
  俞冕的家長怎麼會和邵衍惟扯上關係?這裡是他的家還是別的?路心悠心裡亂得很,想不出更多的理由。
  如果他真的是俞冕的爸爸……只是這麼一想,心就像是被針扎了一下,他結婚了嗎?為什麼孩子姓俞?如果俞冕姓邵,大概給她一百個膽子都不敢冒險。
  路心悠眉間緊皺,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趕緊離開。
  一直留意著她的眼神,邵衍惟瞬間就捕捉到她的退意,微微一笑,「路老師不是要和我談一下俞冕的事情嗎?」
  「我……」路心悠心裡又酸又疼,害怕他靠近,可是真的聽到這句路老師又覺得心裡澀澀的,覺得他像是在暗示自己今天的來意,又像是撇清關係一樣。
  事實上,他壓根不記得自己,所以也無所謂撇清關係一說。
  抿抿唇讓自己回到老師的身分上,路心悠站在門口不肯走進去,「是的,俞冕的情況,約定了這次家訪,邵先生你知道嗎?」
  她語無倫次的開口,自己都不清楚在說什麼。
  「請進吧。」眼睛裡含著讓人看不清楚的東西,邵衍惟頗有深意地走到沙發邊坐下,「管家說有位老師非要見我一面,如果知道是路老師,我一定會早點回來的。」
  這個男人一舉一動都透著一股淡然,和酒吧搭訕自己的時候截然不同,路心悠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澀澀開口,「是俞冕在幼稚園打小朋友的事情。」
  「哦,這事我知道,不是已經都解決了嗎?」
  他這樣討論問題的模樣看起來和一般的孩子家長也沒什麼不同,除了態度高傲了一點,路心悠忽然就找到一點曾經仰望他的感覺,五年前的他就總是這樣淡淡的,沒什麼表情。或者酒吧那天的熱情才是一場誤會,自己應該沒有讓他在意的本領。
  有些酸溜溜地看清這個事實,路心悠鎮定了一點,緩步走到離他最遠的沙發,「事情雖然解決了,可是俞冕小朋友在幼稚園依舊很霸……調皮。」想到在孩子家長面前不該用詞太嚴厲,她換了一個,卻引得邵衍惟輕笑起來。
  「邵先生。」有種被捉弄的窘迫,路心悠加重口氣,「孩子的事情是很嚴肅的,身為監護人,希望你、你能配合我們多關心一下孩子。」
  「這不是我的責任,他不會無緣無故動手,你們應該把事情弄清楚。」
  「可是動手就是不對的,孩子的事情不應該用這種方式解決。」
  凝視她片刻,邵衍惟輕笑,「也許這就是孩子的方式,我不會過多干涉,另外動手的原因是什麼,你們清楚嗎?」
  「我有很認真的詢問,可是他不肯講。」
  表情忽然嚴肅起來,邵衍惟略帶嘲諷地瞥了一下,「路老師,這麼說可能妳會覺得有些冒昧,但是我不覺得俞冕做錯了什麼,被打得哭鼻子的孩子也不一定就是受害者,你們幼稚園應該多方面溝通,查清楚真相。」
  他變臉太快,氣勢逼人,路心悠頓時語塞,幾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反駁。
  「可是……」路心悠覺得有哪裡不對,卻無法反駁,因為大家的確都沒有調查清楚就都覺得是俞冕在欺負人,可能是那個孩子太傲慢,所以會覺得不好相處、容易惹事。
  斜睨她一眼,邵衍惟接通內線,「把俞冕帶上來。」
  他的聲音冷漠冰涼,滿臉疏離,「路老師,身為俞冕的家長,我覺得自己也該表明一下態度,沒搞清楚真相就認定是俞冕欺負人,希望下次這樣的事情少發生,最好不發生。」

  ◎             ◎             ◎

  路心悠吶吶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直到俞冕推門進來。
  雖然是在家裡,俞冕的表情也沒開朗多少,小小的個子帶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小大人一樣走到邵衍惟身邊站著,眉眼裡都是倔強。
  「打小朋友的理由是什麼?」語調冷冽,邵衍惟凝視著俞冕,「做錯了事還要我來幫你收拾爛攤子,這感覺好不好?」
  眼睛裡閃著怨憤,卻倔強地不肯開口,俞冕定定地站著。
  邵衍惟和俞冕雖然眉眼裡並不怎麼相似,氣勢卻如出一轍,路心悠按捺心裡異樣的念頭,把自己的身分完全擺在老師的位置,「你太嚴肅了,他是孩子。」
  轉頭看她一眼,邵衍惟唇角一動,眼神裡閃動著一種像是無奈的情緒,「不是妳要我問他理由嗎。」
  他口氣忽然就軟軟的,如同抱怨一樣的低語。
  簡簡單單一句話就讓心弦被撥動,路心悠身體躁動起來,被他曖昧的口氣弄得坐立難安,耳邊肌膚透出一抹緋紅。
  「你太兇了。」
  看她垂著眼不太敢看自己的模樣,邵衍惟心情大好,嘴角一揚,「妳來問好了。」
  「俞冕,能不能告訴老師為什麼欺負……不是,是你們為什麼吵架?」想起邵衍惟剛才的話,路心悠斟酌著換了一種說法。
  抬眼看蹲下來與自己平視的路心悠,又看了看邵衍惟,俞冕表情變得有些窘迫,艱難地開口,「他們說我沒有爸爸、媽媽。」
  對一個孩子來說這話實在太殘酷,路心悠立刻就難受起來,她的小安也是只有媽媽,不知道有沒有小朋友這樣嘲笑他。
  想到造成這一切的禍首就在這個房間裡,路心悠看邵衍惟的眼神有些惱恨。
  有些不懂她為什麼突然變臉,邵衍惟眉頭一皺,卻沒有追問,只是有些嚴肅地看著俞冕,「你做錯了嗎?」
  「我沒錯,他們先動手,只是打不過我。」倔強地瞪著他,俞冕眼圈漸漸紅了。
  「嘴巴很硬,覺得自己很厲害?」冷冷一笑,邵衍惟表情漠然,「你沒有爸爸、媽媽嗎?」
  「我有。」眼淚已經在眼圈打轉,俞冕小小的手指握緊。
  「那你隱瞞什麼,逞英雄很有趣?還是說覺得所有人都是白癡,不值得你信任?」暗含深意地看了路心悠一眼,邵衍惟慢悠悠地開口,「逞英雄可以,但要等你到能自己解決所有麻煩的時候。在你這個年紀,清白和你的自尊一樣重要,因為總會有很多人擅長憑著自己的習慣去判斷別人的對錯。」
  他的話像一根刺,指向了幼稚園裡誤會俞冕的老師們。
  完全不管俞冕有沒有聽懂這些話,他開口攆人,又微笑著看路心悠,「路老師,事情已經真相大白,我希望下次不要再出現類似問題,眼見未必為實,還是要多問問。另外俞冕雖然是孩子,他的私事也有保密權。」
  完全沒想到事情會是這個樣子,更沒想到邵衍惟的指責會這麼直接,路心悠臉上有些火辣辣的,她和所有的老師都犯了錯,沒有經過調查就覺得是比較強壯的俞冕欺負其他小朋友,現在尷尬得都想挖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對不起,我們沒有調查清楚。」紅著臉道歉,路心悠直起身,「這件事我們一定會好好處理,也會給俞冕道歉。」
  「很好。」微笑著,邵衍惟忽然站起身,「事情既然解決了,路老師……」
  「真的對不起,打擾了,今天的誤會都是我們的錯。」這個男人言辭犀利,時冷時熱,路心悠完全招架不住,恨不得立刻逃掉,「再見。」
  看她扭頭就要跑,邵衍惟輕咳一聲,「站住。」慢慢走到她身邊,他斯斯文文地笑,「路老師不用緊張,剛才的事情已經解決,我不會計較。對了,我似乎還不知道妳的名字,以後打交道的機會還很多,不知道妳的名字有些過意不去。」
  邵衍惟變臉比翻書還快,感覺他的靠近,路心悠身體僵住,神情不安,「我叫路心悠。」
  「路心悠。」唸出這個名字,邵衍惟眉梢一挑,還是熟悉,卻怎麼都想不出是什麼時候聽到過。
  胡亂猜測本來就是不是他的風格,邵衍惟直接追問:「我們以前見過。」
  十分篤定的口氣,讓路心悠沒辦法撒謊,低著頭深吸一口氣,終於鼓起勇氣,「是的。」
  「那是什麼時候?這一次應該不是像妳哪個死去的朋友了吧。」
  想到酒吧的那一次,當時這個的女人的一舉一動就都透著古怪,引起了他的好奇心,雖然也曾想過讓人調查,卻最終還是放棄。畢竟這樣的想法實在有些突然,自己都有些不解,後來工作一忙也就忘了大半。
  今天再遇到路心悠,隱藏的好奇心才一股腦冒出來,讓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對這個女人的好奇心比想像中的多。
  既然當事人就在眼前,何必捨近求遠,邵衍惟打定主意弄清楚真相,繼續追問:「我不記得和路老師在哪裡見過,可又覺得有些熟悉,也許妳可以幫我解開這個疑惑。」
  雖然早就明白這個男人不曾記得自己,可真切聽到他這樣說還是心疼,路心悠垂著眸不想多說,把自己所有的情緒藏在眼底,「忘記了,就意味著沒有想起來的必要。」
  聽她帶著賭氣成分的回答,邵衍惟失笑,看她紮著的頭髮有一縷垂下來,下意識伸手就要幫她弄好。
  四周瀰漫著邵衍惟身上好聞的味道,路心悠一直繃著身體像驚弓之鳥一般,看到那雙手抬起的瞬間已經俏臉變色,下意識擋著他的手臂,「我走了,再見。」
  從他身邊穿過奪路而逃,路心悠只想立刻從屬於邵衍惟的地盤跑出去,拚命跑出書房跑下樓向著門外衝。
  聽到下樓聲音以為要送客,坐在客廳的管家站起身還來不及說什麼,就看路心悠一陣風般跑出去。
  路小安剛喊了一聲媽媽,就看見向來溫柔的媽媽完全沒留意到自己就跑掉了。
  客廳的一老一小面面相覷,完全搞不清楚這是什麼情況。
  三十秒後,邵衍惟慢悠悠走下樓,臉上笑容高深莫測,他的目光從管家臉上滑過,緩緩落在路小安身上。
  小小的男孩抱著自己的書包,眉目清秀,眼神淡然。
  臉上的笑容消失,邵衍惟看著幾步外那個讓他有強烈熟悉感的孩子,他年紀很小,一舉一動卻像小大人一樣穩重,比一般孩子深邃的五官看起來像個洋娃娃一樣精緻。
  路小安和邵衍惟對視,相仿的眉眼有些戲劇性的巧合。
  管家原本還一臉糊塗,看看大的再看看小的,臉色驟變……他明白自己對這個孩子莫名的熟悉來自哪裡了,只因眼前兩個人那麼相像。不,應該說這個孩子和先生臥房裡相冊中的人幾乎一模一樣,那是小時候的邵衍惟。
  空氣一時膠著在一起,三個人都沒有開口。
  路心悠衝回來的時候看到的第一眼就是這個畫面,客廳明亮的燈光下,邵衍惟和站在沙發邊的路小安面面相覷,一大一小相似的面龐、沉靜的表情,打量彼此的目光如出一轍的熟悉,尤其那雙深邃的眼睛。
  路心悠還記得邵維維說過,邵衍惟身上有四分之一的英國血統,所以眼睛看起來會比旁人深邃一些,自己的兒子同樣如此。
  眼睛是他們最相像的部分,就連邵衍惟都有些恍惚,想到媽媽收藏的自己小時候的照片,讓他一時間竟然有種和小時候的自己相遇的微妙感覺。
  許久,邵衍惟的目光終於落到路心悠身上,他沒有再追問對她為什麼會有些熟悉,表情是從未有過的鄭重。
  「路心悠。」他喊出這個名字,嘴角彎起,「很好!」
  臉色蒼白得沒有血色,路心悠拚命壓抑著哭出來的衝動,溫熱感覺湧上眼眶,卻不願意在孩子面前透露出一絲一毫的異樣。
  幾乎是剎那就明白了她眼裡的哀求,邵衍惟目光轉向路小安,一步步靠近,蹲下身子,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你好,你叫什麼名字?」
  孩子的目光清澈乾淨,卻意外地平靜,他看一眼媽媽,開口回答道:「路小安。」
  「幾歲了?」
  「四歲。」
  「路小安,我叫邵衍惟。」
  「嗯,叔叔好。」路小安點點頭,像個小大人一樣看著他,「俞冕哥哥的事情解決了嗎,我們可以回家了嗎?」
  孩子的心靈敏感而脆弱,雖然沒有很清楚發生了什麼,卻察覺到了媽媽的不安,下意識地想要帶著媽媽離開這裡。
  「已經解決了。」極認真地回答了他的問題,邵衍惟忽然伸出手試探地看著路小安,感覺到他沒有特別排斥自己的靠近,這才摸摸他的頭髮,「外面天黑了,叔叔送你回家好不好?」
  「好吧,謝謝叔叔。」路小安皺了一下眉,點點頭。
  從小媽媽總是教他不要靠近陌生人,不要接受別人無緣故的好意,可是他覺得自己不討厭眼前的叔叔,反而很想信任的感覺。
  已經快到九點,他有點睏,下意識伸出手,像等著媽媽把自己抱到床上一樣的動作。媽媽忙了一天很累了,就讓他抱著自己好了。
  邵衍惟怔了一下,有些僵硬地看那雙朝著自己張開的手臂,他的眼睛閃著從未有過的異樣光芒,唇翕動想要說什麼卻沒開口,不敢問他是不是自己猜測的意思,屏著呼吸小心翼翼地靠近,手掌緩慢地托住他軟軟的手臂,把他抱起來。
  路小安小小的打個呵欠,靠在邵衍惟肩頭,「媽媽,咱們回去吧。」
  小心翼翼地走出每一步,如同懷中抱著絕世的珍寶,邵衍惟不敢太用力束縛懷中軟軟的身體,他這麼軟,香噴噴的很好聞。
  不敢置信從來警惕的兒子會讓邵衍惟靠近,路心悠覺得有些酸楚,跟在他們身後往前走,神思恍惚。
  司機開車很穩,她坐在後面,身邊是抱著路小安的邵衍惟。
  路心悠很想扭頭看兒子,卻不敢,生怕對上邵衍惟的目光。她艱難地作著心理準備,終於扭頭看過去,卻發現身邊的男人心思完全沒在自己身上。
  他凝視著懷裡的孩子,一大一小偶爾對上彼此的眼睛,同樣的表情、同樣的目光,小心翼翼看對方一眼又閃躲開。
  那一刻,路心悠幾乎要感嘆血緣的神奇,無論她多麼不想承認,路小安都太像他的爸爸。
  她的祕密已經曝光。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百乐门棋牌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