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情挑小秘書
【6.2折】情挑小秘書

臉紅紅BR917--桔子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桔子
出版日期:
2017/03/17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相公咱來和離
NT118
銷量:57
娶妻要不擇手段
NT118
銷量:84
總裁不嫁了
NT118
銷量:89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NT118
銷量:71
夫寵
NT118
銷量:44
復婚的前一夜
NT118
銷量:98
總裁是個醋精
NT118
銷量:101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81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11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72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72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75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34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81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64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97
寡情總裁被撩了
NT118
銷量:80
秘書與賣身契
NT118
銷量:83
隱婚契約
NT118
銷量:49
花了十年試婚
NT118
銷量:4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3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5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28
夜劫
NT118
銷量:21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08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91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79
囚妻
NT118
銷量:170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72

霸道的男人,不懂追求,寵著都使壞;
單純的女人,只愛浪漫,不懂不給愛。

少女時的林落白,總被叫胖白,講好聽說她長得圓潤,
難聽一點,因為她是個胖子。可女大十八變,
當漂亮的林落白帶著模特兒的身材再出現時,
顧行止只覺得這女人太醜了,那副弱不經風,
沒幾兩肉的身材,哪有什麼手感可言。
他不管別的女人要怎麼折騰身材,但他顧行止的女人,
不能跟竹竿一樣瘦,他怕抱著會硌人,不盡興。
林落白不懂,這年頭的男人,哪個不愛性感美人,
偏偏顧行止這怪胎,老嫌她沒肉。笑話,
她可是有臉有胸,有腰又有臀,再說,他真這麼不稀罕,
幹嘛老拉著她滾床單,像隻餓過頭的猛獸不知饜足,
才知道,這男人,早八百年就看上她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一架波音七四七飛機緩緩降落在桃園機場,喧鬧的人群裡,緩緩走出一個聘婷的身影。此時已經是深秋,空氣中帶著微微的涼意,林落白穿著米白色的休閒風衣外套,戴著的一副大大的墨鏡幾乎遮去了她大半張臉,臉上形狀完美的紅唇微微勾起,露出了一絲妖嬈的弧度。
  她出色的外貌引來不少打探的眼神,林落白完全無視那些視線,逕自拉著行李箱走出機場。機場的門口人來人往,她四處張望,卻沒有看到原本說好要來接她的人。不是吧,時隔這麼久再回臺灣,居然連個來迎接她的人都沒有?爸和媽,說好的想我呢?說好要來接她,要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呢?
  林落白哀怨地掏出手機打電話給自家母親。
  電話剛接通,林母特有精神的嗓音就響起了:「落白啊,妳飛機到了呀?不好意思公司這邊臨時出了一點問題,爸爸、媽媽實在抽不出身來親自接妳。不過媽媽已經打電話給妳行止哥哥,讓他去接妳了,估計這會就到了……」
  她話音未完,林落白就聽到了喇叭聲,拿著手機抬起頭,就看到顧行止的臉從緩緩降下的車窗裡露出來。
  他和她就隔了一條馬路,所以林落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顧行止臉上淡淡的表情。於是她臉上的薄怒還沒有消散,她就已經掛上了阿諛的笑,「行止哥哥。」聲音的音調整個千迴百轉,連林落白自己都要鄙視自己的沒骨氣了。
  顧行止是誰?是她林落白的青梅竹馬,大她四歲的鄰家哥哥,也是一路欺負著她長大的惡霸。
  林落白屁顛屁顛地拉著她的行李箱小跑過去。
  顧行止已經打開了後車箱,下車幫林落白把她那巨大的行李箱放進後車箱裡。
  「這麼多年不見,行止哥哥你還是這麼帥啊,呵呵。」林落白一邊說話一邊在心裡狠狠鄙視自己。在國外歷練那麼多年,她將自己偽裝成高高在上的女王形象,結果呢?見到顧行止的一秒鐘之內就被打回原形了。
  主要是顧行止經過這麼多年沒見,好像越來越高深莫測了。以前還經常看她被欺負得敢怒不敢言的樣子哈哈大笑,現在她完全就猜不透顧行止臉上的表情。
  「妳奉承人的功力還是沒什麼進步。」顧行止看著林落白坐在副駕駛座座上,又囑咐道:「把安全帶繫好。出國這麼多年,該不會連最基本的交通規則都忘記了吧?」
  好吧,剛一見面就被說教了,林落白撇撇嘴,乖乖繫好安全帶。沒辦法呀,雖然這麼多年沒見,但是骨子裡還帶著奴性,顧行止一說什麼,她就乖乖照做了。
  等林落白把安全帶繫好,顧行止踩下油門,車子頓時就飆了出去。林落白反射性地抓緊了安全帶,結結巴巴地開口道:「大、大哥我們不趕時間,慢點……」
  顧行止瞥了林落白一眼,雖沒有說話,不過還是聽話地減緩了車速。
  「怎麼出國這麼多年都不回來?」
  車廂裡很安靜,林落白一愣,才意識到顧行止是在和她說話,有點詫異地看了顧行止一眼,隨即答道:「你也知道我比較笨,剛出國那兩年,連英文都說得結結巴巴的,忙著上語言學校、忙著考試,哪有時間回來。後來習慣了,覺得好像也沒有那麼想家了,想說有時間不如多鍛鍊一下,所以就趁著暑、假寒假各種找工作。哎呀我跟你說,國外那些……」林落白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
  「怎麼不說了?」顧行止疑惑地問。
  「呵呵,我是不是話太多了?」林落白有點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估計是她太久沒有話嘮了,難得碰到一個親近的人,不知不覺就得意忘形了起來。顧行止雖然以前經常欺負她,但是和她也算是走得很近、很親密的人了,畢竟她在國外都走高冷路線的。
  「還好,許久沒有聽到妳這樣碎碎唸,現在再聽到也挺懷念的。」顧行止微微一笑,柔和了他眉眼中的冷淡。
  「是嗎……」林落白撓撓頭,傻笑著。
  「不過妳真的變醜了很多。」
  顧行止的一句話直接讓林落白石化了。醜、醜了?媽的你是什麼眼光啊,她明明就比出國之前美了好不好。
  林落白出國之前可沒有像現在這樣擁有凹凸有致的身材,她小時候就是一個小胖妞,身材圓滾滾、軟綿綿,活脫脫就是一顆球。可是顧行止現在居然說她沒有以前好看?果然他的眼睛壞掉了吧,一定是吧,不然他怎麼會眼瞎到這種地步?
  車子上了高速公路,沒有塞車的困擾,一路通行無阻,顧行止的開車技術又好,一點顛簸都沒有。林落白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現在睏得要命,頭對著車窗一點一點的。
  「想睡就睡,到了我再叫妳。」顧行止開口。
  林落白聽到他這話,果真睡過去了。只是卻睡得不是很踏實,迷迷糊糊中,好像夢到了小時候的事情,但是卻又好似不太清晰。
  顧行止的雙手握著方向盤,時不時打量林落白一眼,果然還是覺得,這個鄰家的小妹妹長歪了,小時候白白胖胖的多可愛啊,現在瘦得跟竹竿似的,難看死了。
  下了高速就有點塞車,一路開開停停,等車開到了社區的時候,林父、林母也正好從車上下來,他們公司的事情一解決,就立刻趕回來,想見見他們許久沒見的女兒了。
  這幾年林落白一直在國外,雖然林父、林母也時常抽空出國去看望女兒,但是現在女兒終於回家了,那種激動不是可以用言語就可以表達的。
  「行止,辛苦你了,還讓你特意去接落白。」林父拍拍顧行止的肩,笑呵呵地說。
  「沒什麼,林叔叔,落白睡著了,還是先不要吵醒她吧。」顧行止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彎腰輕輕抱起林落白,讓她的頭枕在他的胸口,「我直接送她回房間吧,她坐了那麼久的飛機肯定很累了。」
  「是呀,這孩子從小就不喜歡坐飛機。」林母有點激動地看著林落白的睡顏,「所以這麼些年都沒有回來過。」
  當初林母也是抱著想要鍛鍊女兒的心態才送林落白出國去的,沒想到她一坐飛機就恐慌,有輕微的懼高癥。只要出國,她非必要時,絕對不會坐飛機,所以林落白出國足足六年,一次都沒回來過,倒不是她不想回來,而是不敢坐飛機啊。
  管家提著林落白的行李跟在主人身後。雖然林落白已經好多年沒有回來,但是顧行止發現他仍然記得她是住在哪一個房間。走上二樓,傭人已經將林落白的房間打開了,房間內嫩綠色的裝潢令人覺得清新,床單、被套都是全新的,想來是林父、林母早就提前準備好了。
  將林落白輕輕放在床上,顧行止看了一眼沉沉睡著的林落白一眼,這才起身走出房間。
  客廳裡林母正在吩咐傭人晚上準備什麼餐點,顧行止聽了幾句,發現基本上都是林落白愛吃的,從小相處了那麼多年,他自然知道林落白愛吃什麼,只是不知道她在國外生活這麼多年,她的口味可有變化。
  想到這裡,顧行止心裡有一點微微不爽,林落白這麼多年都不回來一次,看來他們這些人,林落白是一點都不想念,也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嘛。他其實也一點都沒有想念她,也沒有偷偷飛去國外看過她,哼。
  緩緩走下樓梯,林父正好看著放在茶幾上的報紙,見顧行止下樓,林父笑呵呵地說:「行止啊,晚上你爸媽也要來吃飯,你就留下來吧,正好有些工作上的事想問問你的意見。」
  「嗯,好。」顧行止走過去,在林父的對面坐下,兩人便開始聊起來了。

  ◎             ◎             ◎

  林落白這一覺睡得很好,當她一覺醒來時,已經是傍晚了。
  厚實的窗簾完全遮住了陽光,只有床頭櫃上的時鐘顯示著時間晚上六點整。
  林落白緩緩起身,打量著屋子,雖然有好多年沒有回來,但是一切都還是和她記憶中一模一樣。她伸了個懶腰,從床上爬起來,去洗漱了一下之後,就打開房間門走了出去。
  「小姐妳醒啦,夫人說妳醒了就可以下樓用餐了。」打掃的傭人在走廊上看到林落白,立刻恭敬地開口。
  「嗯,好。」林落白頷首,腳步輕快地下樓。
  客廳中央的沙發上,顧父、顧母正和林父、林母不知道在說著什麼,幾人都哈哈大笑。林落白臉上揚起甜蜜的笑容,小跑過去,「爸、媽、顧叔叔、顧阿姨好。」
  「哎呀,落白回來啦,這麼多年不見,長成了漂亮的姑娘了呢。」顧母笑著起身,親暱地拉著林落白的手一起坐下。
  「哪有啊,顧阿姨才是,越活越年輕了呢。妳都是怎麼保養的呀,妳的皮膚又白又嫩呢。」林落白撒嬌地依偎著顧母,柔聲問道。
  「看看這孩子,一看到顧姨就看不到我們了。」林母打趣道。
  「媽,妳別吃醋啊,我也是很喜歡妳的。」林落白連忙說道。
  顧行止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這麼一幅和樂融融的場面,挑挑眉,看來許久不見,林落白討好長輩的本事依舊是一等一的好啊。看看雙方父母被她哄得眉開眼笑的模樣,他簡直望塵莫及。
  「行止,快過來。」林母見顧行止的雙手插在口袋,站在不遠處,連忙朝他招手,「說起來,我還有個不情之請呢。」
  「林姨請說。」顧行止走過來,在林落白的身邊坐下,無視林落白的身子瞬間的僵硬,自然地開口。
  「是這樣的,落白這麼多年都在國外讀書,現在好不容易回來的,我和她爸的決定,也是時候覺得該讓她學著做事了。」林母一頓,繼續說道:「畢竟我們就她一個女兒,以後公司遲早都是要交給她的。」
  「所以?」顧行止不解。
  「你林姨的意思,是想讓落白跟在你身邊學習一段時間。」顧母笑呵呵地開口道:「你們從小一起長大,關係又好,你平日裡就多指點一下落白吧。」
  聽到這一段話,林落白瞬間石化了,要她跟著顧行止學習?媽媽啊,我到底做了什麼,我一回國妳就讓我接受這樣的打擊。
  「爸,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林落白嚅囁地開口道:「不如就讓我去自家公司啊,正好也能把一些簡單的事情做上手,這樣就不用麻煩行止哥哥了吧?」放著自家公司不用,幹嘛要跑去別人的公司鍛鍊啊。
  「妳不想做事就明說,找什麼藉口,一點都不用心。」林母翻了個白眼,「我們自家公司的那些高階主管誰不認識妳啊,讓妳去自家公司鍛鍊?怕是讓妳去混水摸魚吧。」
  林落白小時候長得白白圓圓的,雖然不太得同齡人的喜歡,卻很受長輩歡迎。長輩嘛,都喜歡小孩子白白胖胖的,看著就討人喜歡,林家的公司裡大多都是當初陪林父一起打江山走過來的長輩們,他們幾乎都把林落白當自家閨女疼,哪裡捨得讓她勞累。
  總而言之一句話,讓林落白去林家的公司鍛鍊,是不合適的,還不如讓顧行止幫忙照看著。顧行止這孩子很出色,有能力、有手腕,又和林落白年齡相近,讓林落白跟著他,肯定能學到很多東西。林父、林母就抱著這樣愉快、美好的期待,就這麼把自家閨女賣了。
  林落白見抗議無效,只能期待地看著顧行止,以她對顧行止的了解,他肯定是會嫌棄她很麻煩的,所以他肯定會拒絕。
  「既然這樣,那落白就來我的公司上班吧。」顧行止微笑著看著林落白,「只是我比較嚴格,還希望到時候落白不要怨我才好。」
  就知道顧行止不安好心,她知道她是命苦的,剛回來就是要受折磨的。
  「怎麼會呢,呵呵。」林落白扯起虛偽的笑容,「行止哥哥願意花心思教導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呵呵。」
  「嗯?」顧行止哪能不知道林落白心裡在想什麼,真是個傻妞,出國這麼多年還是一點東西都沒學到,什麼情緒都表露在臉上了。
  管家悄無聲息地走進客廳,彎腰道:「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行,那我們就邊吃邊聊。」林父率先起身,和顧父走在一起,「對了,之前你投資的那個高爾夫球場怎麼樣了?前些天已經剪綵開業了吧?」
  「還行。這週有空嗎?我們一起去動動筋骨。」
  「好啊,哈哈。」
  林落白嘟嚷著小嘴跟在幾人的身後,滿臉的哀怨。
  顧行止的腳步也故意落後個幾步,等著林落白慢吞吞地挪到他身邊。
  「請多多關照囉,胖白小姐。」顧行止伸手揉揉林落白的腦袋,很滿足地走了。
  胖白?林落白站在原地,怒氣衝天。她小時候因為胖,常常被人取綽號。不過顧行止這人霸道,只允許他叫她綽號,其餘人若是隨意給林落白起綽號讓他聽到了,他是不饒人的。所以這麼多年,一直陪著林落白的綽號就一個,胖白。
  小時候她不懂,還以為這是顧行止對她的愛稱,等她懂事之後才發現,這個稱呼對一個女孩子而言,究竟包含了多少深深惡意啊。他現在還說她胖?她明明已經減肥成功了好不好,她現在身材多苗條啊,有C罩杯,還有二十六吋腰。
  林落白心想,顧行止,過了這麼多年你還是這麼喜歡欺負我,說好的成熟、懂事呢?
  林落白哭喪著臉走到餐廳,幾位長輩都已經坐好了,顧行止的旁邊還有一個空位,不用想也是特意給她留的。
  林落白立刻收拾好臉上的表情,端正地在椅子上坐下,看著熱騰騰的菜餚端上來,都是她喜歡吃的。
  林母坐在林落白的對面,給她挾了一塊排骨,「快嚐嚐,妳從小就喜歡李嬸做的排骨,妳吃吃看還是不是這個味道。」
  林落白立刻挾起排骨吃了一口,果然還是她記憶中的味道,心裡有股酸酸的感覺,好像是遠遊的遊子終於歸家,滿滿都是感動。
  「不會是要哭了吧?」顧行止微微湊近林落白,低聲取笑她。
  「誰、誰要哭了。」林落白嘴硬,吸吸鼻子,勉強壓下眼裡的熱氣,使勁地啃排骨。
  「好了,先喝點湯,估計妳在飛機上都沒怎麼吃東西吧。」顧行止動手替林落白舀了一小碗豬腳湯,「胃空了這麼久,別急著吃東西。」
  林落白動作一頓,沒有作聲,只是默默接過顧行止手中的碗,小口小口地抿著熱湯,暖流順著喉嚨而下,溫暖了她整個身軀。

  ◎             ◎             ◎

  吃過晚餐,顧家三口又留下來說了一會話後,就起身打算告辭了。顧行止在走之前特意囑咐道:「落白,妳剛回國,就先休息兩天。今天是週四,這樣妳下週一直接來我公司報到,可以吧?」
  「可以。」林落白在心裡想,她根本沒有拒絕的餘地好不好。
  顧行止頷首,「嗯,那就這麼說定了,早點休息吧,再見。」
  站在家門口,看著顧行止開車離開,林落白突然挽著自家母親的手,兩人並肩往家裡走。組織了一下措辭,林落白猶豫地開口道:「媽,我問妳個問題。」
  「說吧,什麼問題。」
  「你們讓我去行止哥哥的公司實習,該不會是想撮合我和行止哥哥吧?」林落白試探地開口。
  林母本來走得好好的,聽到這話,冷不丁腳下一滑,差點摔倒,還好林落白和林父眼疾手快,一人扶一邊,把林母夾在中間,才避免了這個悲劇。
  「妳想多啦,女兒。」林父呵呵地笑,「我們是這種硬將人湊成對的父母嗎?你們年輕人的感情自己作主,我們不干涉。不過行止這孩子確實很優秀,若是我以後有這麼優秀的女婿,我也能放心將公司交給妳了。」
  「所以你們其實還是想撮合我和顧行止嘛。」林落白覺得很鬱悶。
  「放心吧,我們沒什麼其他的意思。」林母拍拍林落白的手說道:「讓妳去行止的公司,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讓妳多去學學。你們年齡相近,想法會類似些,我們自家的公司確實不太適合妳。妳爸的意思本來是,想著把妳帶在身邊好好教導的。
  但是如果妳一開始就以董事長女兒的身分出現在公司,肯定奉承妳的人會很多,妳很難真正對公司的基本運行模式做到瞭若指掌,跟在行止身邊,妳能學到更多。至於妳和行止的事情……」
  林母有點猶豫,「妳出國這麼些年,行止也交過幾個女朋友。我和你爸看著,他對妳頂多還是兄妹之情,所以這件事我們不干涉妳。」
  「他交過女朋友?」林落白愣住。
  「是啊。」林母沒有察覺到林落白的異常,「不過都不太合適,距離上一次行止分手也有一年了吧,對吧,老公?」林母不太確定,便詢問林父。
  林父頷首,「是有一年了。妳不說我都還沒注意到,行止這孩子也單身一年了呢。他都二十六了,估計老顧也有點急了吧?前幾天我還聽老顧說想讓行止去相親呢。」
  「行止那性格隨他爸,不願意的事情誰也勉強不了。相親?估計行止會很排斥吧。」林母捂嘴偷笑,「行止條件這麼好,多的是選擇,何必著急呢。」
  林父、林母兩人有說有笑的,林落白卻始終都沉默了,她倒是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也是,顧行止今年都二十六歲了,他那麼優秀,談過幾次戀愛再正常不過了,她不該如此驚訝的。
  林落白在心裡默默這樣對自己說,很快又振作起來。現在的重點不是顧行止的戀情,而是她馬上就要苦命地被顧行止奴役了好嗎,她才是最苦命的那個人啊。一想到黑暗的下週一,林落白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不知道她到時候裝病來不來得及啊,她真的不想去顧氏公司上班啊。
  「對了,落白。」林母說著說著又轉頭看著林落白,「妳剛剛會那樣問我,難道是妳對行止有想法?」
  林落白猝不及防被口水嗆到了,咳嗽得臉都紅了,結結巴巴地開口道:「媽、媽妳放心,我對行止哥哥絕對沒有一點點非分之想。」
  見自家女兒急成這個樣子,林母點點頭,「喔,沒有就沒有嘛,幹嘛這麼著急否認啊。沒事,我不會多想的。」
  林落白暗自腹誹,媽,妳難道不覺得妳問出那句話的時候就已經多想了嗎?果然其實顧行止有女朋友她才能得以安寧的吧?他好,她也好。行止哥哥,你快去相親吧,快去尋找真愛吧,我支持你喲。
  林落白花了整整三天的時間調整時差,一直到週一的時候都還是有點迷迷糊糊的,再加上因為家住郊區的別墅,離市中心有一段距離,雖然她盡量提前出門,但是到達公司的時候還是超過九點,換言之就是她遲到了。
  氣喘吁吁地跑到公司櫃檯,林落白精緻的妝容終究還是有了一點破綻,頭頂上豎起一撮頭髮,隨著她的腦袋擺動。
  「那個……妳好,我是今天來公司上班的新員工,叫作林落白,請問妳們有接到通知嗎?」林落白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漂亮的櫃檯小姐。
  兩位櫃臺小姐面面相覷,她們並沒有接到通知啊,可是看眼前這個女孩,好像又不是在說謊的樣子。
  正要拿起電話問一下人事部那邊,其中一位櫃檯小姐的眼角餘光突然看到公司老闆的身影出現,立刻恭敬地低頭:「總裁好。」
  林落白剛要回頭,就感覺腦袋被一個資料夾不輕不重地拍了一下,隨即耳邊傳來一道聲音,「上班第一天就遲到,胖白,妳的膽子挺大的嘛。」
  林落白對這個稱呼敢怒不敢言,只能憋屈地轉過頭,低聲地說:「路上……塞車了。」
  「嗯,看在妳剛回臺北,還不太熟悉交通的情況下,今天就原諒妳。以後再遲到就扣薪水。」顧行止說完,將手中的資料夾遞給身邊跟著的沈秘書,見林落白還愣在原地,顧行止皺眉,「愣著幹嘛,跟上啊。」
  「喔。」林落白抓抓頭髮,連忙跟上,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一幕給圍觀群眾帶來了多大的震驚。
  這位新員工和總裁好像有些不可言說的關係啊,難不成是未來的總裁夫人?可是看兩人的相處情況,又覺得不太像啊。
  林落白跟著顧行止進了電梯。電梯裡很安靜,林落白微微轉頭,看了一眼站在顧行止身後的四五位全身上下都透露著「我是精英」的氣息的員工,稍稍湊近了顧行止,「那個……總裁,我的工作是什麼啊?」她想了想,在公司還是不要喊行止哥哥比較好,要避嫌嘛。
  顧行止斜眼看了林落白一眼,似笑非笑的表情讓林落白頓時心跳漏了一拍,「沈秘書會告訴妳的。這兩天妳就跟在她身邊學習一下。至於職位嘛,總裁私人助理這個職位妳覺得如何?」
  「這個當然是極好、極好的。」林落白狗腿地笑了。她難不成還有拒絕的權利嗎,根本不可能。
  顧行止的視線落到林落白頭頂的那撮頭髮上,手握成拳頭抵,在唇間輕輕低咳一聲,來掩飾他嘴角的笑意,「嗯,好好工作吧。」
  「是的總裁,我一定會的總裁,放心吧總裁。」林落白立刻嚴肅地應道。

  第二章

  後來事實證明,林落白真傻,真的。什麼叫作私人總裁助理啊,公司根本就沒有這種正式的職位好嗎,說好的要跟在沈秘書身邊學習,可是那位沈秘書確實是很精英,工作能力很出色沒錯,可是重點是,人家根本沒把她當成公司的員工啊。
  也不知道顧行止到底是怎麼吩咐沈秘書的,反正林落白跟在沈秘書身邊三天了,日常工作就是幫忙輸入資料、列印資料、裝訂資料。剩下的時間就是看著秘書辦公室的人行色匆匆,來來往往,然後她就坐在椅子上發呆,說好的要鍛鍊她呢?
  「沈秘書,真的不需要我幫忙嗎?」林落白見沈秘書忙得恨不能分身成為兩個人,有點不安地開口問道。
  沈秘書正好被自家總裁的私人問題弄得不堪其擾,見林落白主動開口了,頓時眼睛一亮,但是很快她又嘆了口氣,「算了,妳還是待著吧,我自己來就好。」
  林落白頓時懷疑她在別人眼中是不是很不值得信任,一天到晚只知道玩,是從來都不務正業的那種富家千金。雖然她必須得承認她在生活方面確實不太擅長,但是自身的能力還是有的好吧,不然怎麼可能在國外生活這麼多年。
  想到這裡,林落白覺得她更不能坐以待斃了,她要找顧行止好好談談。
  正好馬上就要到午飯時間,林落白乾脆地關了電腦,朝顧行止的辦公室走去。
  「欸,她進總裁的辦公室了耶。」秘書辦公室的其中一位助理好奇地開口道:「妳們說,這位林落白小姐到底和總裁是什麼關係啊?沈秘書,妳肯定知道吧?」
  「不知道,總裁並沒有義務要告知我他的私事吧。」沈秘書聳肩,「不過根據我的判斷,應該是和總裁關係不錯的。」
  之前顧行止告訴沈秘書要帶一個公司新人的時候,特意叮囑過,不要讓那個新人太累。
  這也是沈秘書完全不敢讓林落白做事的原因,顧氏公司的工作能力需求向來很高,她不知道那位林落白到底能力怎麼樣,自然也不敢貿然安排事情,索性就什麼都不管,讓林落白坐在那裡玩好了。
  顧行止的辦公室很大,統一的黑白色調。林落白小心翼翼地從門後探出頭,看著坐在辦公室角落的顧行止。
  「鬼鬼祟祟做什麼呢?」顧行止一抬頭,就看到林落白的腦袋突兀地出現在門口,挑挑眉,只覺得都過這麼多年了,她還是這麼……可愛。
  「那個,行止哥哥啊。」林落白見她已經被發現,也乾脆不躲了,「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說。」顧行止放下鋼筆,雙手交握放在辦公桌上。
  「你能不能讓秘書偶爾也安排我做一點事啊?」林落白說道。
  顧行止沒有回應林落白這句話,反而不悅地開口:「我是大灰狼嗎?妳說個話有必要離我這麼遠嗎?」
  林落白就站在門口,距離顧行止起碼隔了幾公尺。她暗自在心裡吐槽,你豈止是大灰狼啊,簡直就是大惡狼,但是她不敢說出口。
  「沒有啦,我這不是怕打擾你嗎。」林落白小聲地否認。
  顧行止見林落白這副小媳婦的樣子,覺得有點好笑,「妳很怕我?難道還在記恨當初我對妳的那些不太成熟的小打小鬧?」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林落白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我一點都沒有記恨你,真的,是真的。」
  「嗯,既然妳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推卻妳的熱情。」顧行止伸手按下了辦公室電話的按鈕,「沈秘書,妳到總裁辦公室來一趟。」
  「是。」沈秘書很快回答,一分鐘不到,總裁辦公室門外傳來敲門聲。
  林落白把門打開,沈秘書很快走了進來,「總裁,請問有什麼事吩咐?」
  顧行止單手撐著下巴,「妳把妳手裡的那份資料拿給林落白,讓她處理。」
  「那份資料是指?」沈秘書有點不確定。
  「就是花名冊。」顧行止話音剛落,林落白就感覺到沈秘書憐憫的視線落在了她的身上。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嗎?為什麼沈秘書要這麼看她?
  「知道了,總裁。」沈秘書頷首,轉頭對林落白說:「妳跟我來。」
  「另外,林落白。」顧行止出聲,手指在辦公桌上輕點,「今天是妳第三天遲到了。」
  林落白尷尬地頓住,「那個……我下次一定注意,不會再遲到了。」
  「嗯,沈秘書,這個月做報表的時候,記得把林落白的獎金扣了。」顧行止忍俊不禁地說道。
  小氣鬼,喝涼水!你個堂堂一個公司總裁,怎麼有空管我這種小蝦米職員的遲到問題啊,這不科學啊。垂頭喪氣地跟在沈秘書身後,林落白只看到沈秘書從厚厚的資料夾裡抽出一份綠色資料夾遞給林落白,道:「這個花名冊是接下來一個月的安排好的,每天與總裁共進午餐的人員名單。」
  「什麼?」林落白愣住。
  沈秘書見林落白傻傻的表情,有點不忍心,本來覺得總裁和林落白關係不一般,現在看來,總裁這是要把林落白往死裡整啊。她解釋道:「總裁的業務很繁忙,而有很多名媛以及娛樂圈的女星想排隊和總裁共進午餐。時間已經預約到下個月了。然後這裡還有一份,是總裁需要談工作上的事,不能出席午餐的時間表,妳要負責通知那些女性。」
  林落白覺得她是不是聽錯了?顧行止是這麼飢渴的人嗎?每天都要和不同的女人共進午餐?怪不得她在公司三天了,每天一到中午,顧行止就不見人影呢。
  沈秘書看著石化的林落白,嘆了口氣,「落白呀,我要先提醒妳,妳也知道我們總裁比較受歡迎,所以呢,有些女人難免就比較激動。妳在和那些人溝通、交流的時候,措辭要稍微注意一點。畢竟雖然總裁不懼她們,但是我們只是公司的小職員,不太好得罪別人的。」
  「顧行止是瘋了嗎?」林落白一不小心說出了心底話,「他幹嘛要每天都和不同的女人共進午餐?」
  沈秘書四處打量了一下,小心地湊近林落白,小聲地說:「這個是我們總裁的私事,但是我聽說是老夫人,也就是總裁的母親最近逼著總裁找個女朋友呢。總裁都要被逼瘋了,所以……」嗯,人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難免會做出什麼奇怪的事。
  「找女朋友那就好好找啊,按部就班地去吃飯、看電影,沒事就聊聊天,再來確定是不是對對方有感覺啊。這樣每天和不同的女人吃午飯有什麼用啊。」林落白抱怨著,氣鼓鼓地拿著資料夾朝她的座位走。
  不對,顧行止這麼做關她什麼事,她幹嘛要生氣?林落白坐下來仔細一想,嗯,肯定是因為顧行止給她帶來了很多麻煩的緣故,所以她才這麼生氣的。

  ◎             ◎             ◎

  林落白去顧氏公司上班的第一週很快就過去了。
  林落白不得不承認,雖然顧行止沒有安排什麼嚴肅正經的事情給她做,但是她在這一週裡簡直就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啊。
  那些想要和顧行止共進午餐的女人,那些因為得知顧行止有事而不能和她共進午餐的女人……簡直是恐怖得不能更恐怖了。有些女人教養好一點的,頂多拐彎抹角地說幾句酸話,林落白全部當作聽不懂她們的意思;有些女人脾氣比較暴躁的,林落白簡直是絞盡腦汁地向她們賠罪。
  面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決辦法。林落白算是懂了那些一線的服務業的工作人員究竟是有多苦逼了。拿著最少的工資,做著最累的活,最關鍵的是,還不能抱怨。
  每當林落白掛了電話想要衝進去找顧行止理論的時候,顧行止就會恰好出現在秘書辦公室門口,關切地看著她:「胖白,是不是覺得工作很累啊?要不要我去和林姨說一聲,妳還是不要來上班了吧?也是,妳剛來就讓妳處理這麼麻煩的客戶,是有點難為妳了。」
  要不要再無恥一點!林落白不用腦子思考都能知道顧行止會怎麼跟她媽說,無非就是,落白比較嬌氣,不太適合工作啊,或者是落白在公司受委屈了他看不下去了啊。反正肯定不會幫她說什麼好話。而且,明明就是相親對象,幹嘛還要用客戶兩個字。
  終於結束了一週辛苦的工作,林落白總算在週六的早上睡了一個懶覺。不用考慮遲到,不用煩惱怎麼去面對那些煩死人的女人,啊,生活其實還是美好的。
  她一覺睡到早上十點,這才懶洋洋地從床上坐起來,半睜著眼睛洗漱好,正要晃去廚房找吃的,剛一下樓,就看到客廳那邊有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顧行止,你怎麼又來了?」林落白太過於震驚,所以一不小心就吐露了她的心裡話。
  顧行止紋風不動,聽到林落白這顯而易見的抱怨也只是好脾氣地笑,「落白,早安啊。」
  「落白,妳這是什麼語氣呢?行止可是特意為了妳來的呢。」林父中氣十足地開口道:「妳過來,坐下來,我們聊聊。」
  林落白不敢置信地低頭看看她身上的粉紅豬小妹睡衣,再看看一連不容辯駁的老爸,欲哭無淚。爸,我不反對你要和我談心,但是在顧行止面前你能不能給我留點面子啊?好歹讓我去換一身衣服啊。
  哀哀怨怨地小步挪過去,林落白趁著自家爸媽不注意時,瞪了顧行止一眼,卻換來顧行止更燦爛的笑容。
  「落白,行止都跟我們說了,妳這上班一個星期就遲到了一個星期。」林父嚴肅地皺眉,「妳究竟有沒有好好正視這份工作?」
  「我有啊。」林落白弱弱地反駁,「可是我們家離公司真的很遠啊。」
  她每天至少要花四十幾分鐘時在路上,她也很不容易啊。
  「所以剛剛我們和行止商量了,讓妳暫時住到行止家去。」
  「什麼?」林落白震驚極了。
  「行止目前獨自一人住在外面,剛好離公司只有步行十分鐘的距離。我們現在暫定妳在行止那裡上兩個月的班,然後就正式進公司幫妳爸爸處理事情。」林母語重心長地說:「剛剛我們已經商量好了,妳就暫時搬到行止家裡去住吧。」
  「不是,媽……」林落白指指她自己,又指指顧行止,「妳居然讓我和一名成年男性同居?」她一定是認了一個假的媽媽吧。
  「妳這個孩子,在瞎擔憂什麼呢。」林母嗔怪地拍了林落白一下,「行止這孩子的人品我信得過,只要妳不打擾到行止,我就該謝天謝地了。」
  「林姨,落白也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她怎麼會打擾我呢。」顧行止笑得天衣無縫,「只是……落白好像有點嫌棄我呢。」
  我豈止是嫌棄你,林落白在心裡大吼。
  「哪裡的事,我才不嫌棄行止哥哥呢。」林落白皮笑肉不笑,「我就是怕自己習慣不好,行止哥哥會嫌棄我。」
  「沒關係,誰讓妳是我妹妹呢。」顧行止很寵溺地揉揉林落白的頭髮。
  居然這麼厚臉皮,你難道沒有聽出來我只是客氣而已嗎?林落白在心裡淚流滿面。
  林母笑呵呵地看著顧行止,「行止啊,我們家落白就麻煩你暫時照顧啦。她年紀小,不懂事你要多擔待啊。」
  媽……妳一定不是我親媽,林落白在心裡默默地流淚了。
  林家人做事一直都是風風火火,說要讓林落白搬家,當天晚上就已經收拾好行李了,第二日一早,顧行止就開車來接林落白了。
  於是林落白就這麼在自家無良爸媽關切的眼神中,帶著行李坐上了顧行止的車,哀怨地進了狼窩……
  「說吧,你到底想做什麼?」林落白防備地坐在副駕駛座,警惕地看著顧行止。
  「喲,不甜甜地叫我行止哥哥啦?」顧行止遊刃有餘地開著車,還能騰出一隻手在林落白的頭上作亂。
  「不準妳碰我的寶貝頭髮啦。」林落白一把揮開顧行止的手,無視顧行止微微低沉的眼神,努力給自己加油打氣,「我、我告訴你哦,我不再是以前那個任你欺負的胖團子了,你要是還敢欺負我,我就要你好看。」
  「妳能不能成熟點?」顧行止不可思議地看了林落白一眼,「我難道是那種會欺負人的性子嗎?」
  「是啊。」林落白點頭,很理所當然地回答。
  顧行止有點語塞。
  好吧,顧行止承認他偶爾確實是會忍不住心裡想要欺負林落白的慾望。不知為什麼,每次一看到林落白嬌嬌軟軟的臉蛋,他就覺得心裡癢癢的,恨不得將林落白抱在懷裡好好肆意揉捏一下,看著她的臉蛋綻放出各種不同的情緒和表情。
  「妳別想太多。」顧行止低咳一聲,掩飾住尷尬,「下週開始我就會正式安排妳一些工作,妳每天都遲到,我也是很困擾的。」
  「啊?」林落白眨眼,沒有反應過來。
  「妳不會以為我真的就打算讓妳陪一群無聊的女人通兩個月的電話吧?」顧行止有點無奈地看了林落白一眼,帶著連他也未發現的寵溺,「之前那幾天都是逗妳玩,讓妳適應一下朝九晚五的規律生活,下週可就見真格了。」
  「喔。」林落白應了一聲,還是有點懷疑。
  「妳要是真不願意和我一起住,我也可以另外安排妳住其他的地方。」顧行止聳肩,「反正妳家和我家都不缺房子,妳看上哪裡了,自己去住就行了。」
  林落白想想,也有道理,於是也就沒有太過操心,一放鬆下來,就打了一個呵欠。
  顧行止看著林落白迷糊的樣子,覺得好笑,心底卻是一片柔情。
  週日的早上一點都沒有塞車,一路暢通無阻。顧行止將車開到大樓的停車場裡,從後車箱裡取出林落白的行李,轉頭看著林落白,「跟我來。」
  「喔。」林落白慢吞吞地跟上。
  顧行止住在這棟樓的八樓,這個高度林落白還可以接受,再高一點的話,估計她的懼高癥就要犯了。不過據她所知,顧行止應該是喜歡住在高層才對。他以前說過,住高一點更安靜,景色也會更好。
  「你怎不買高一點的樓層?」林落白看著電梯上的數字鍵,這棟樓一共有三十層呢。
  「妳不是會怕高?」顧行止沒頭沒尾地說了這麼一句。
  「什麼?」林落白沒有聽清楚。
  「沒什麼。」顧行止開口道:「到了。」
  顧行止的家也是簡約的黑白色調,很簡單,卻意外的舒適。一進大門,擺在客廳中央的就是一個榻榻米,是那種一看到就很想躺上去的質感。家裡到處都充滿著生活的小情調,包括開放式的廚房,甚至還有一個吧臺。
  屋子樓中樓的格局,一樓有書房、有健身房,二樓卻只有兩個臥室。床很大,林落白覺得她可以在上面翻滾好幾圈也不會掉下去。總而言之,這個家裡的一切,簡直符合了她的格調。她覺得就衝著這個房子的設計,她也要對顧行止的看法改觀了呢。
  「樓上有兩個臥室,妳自己選。」顧行止逕自在沙發上坐下,解開袖釦,將衣袖微微挽起。
  「呃……其中一個臥室不是你的嗎?」林落白疑惑地道。
  「雖然如此,不過妳要是看上了,我也可以搬去另外一個臥室,反正我不認床。」顧行止打趣地看了林落白一眼。
  看什麼看啊,她只是有一點點認床而已好不好。不過林落白還是興奮地拖著行李箱上樓去了。雖然顧行止是有說過隨她挑選臥室,但是顧行止住的那一間臥室,只是大致看了一眼就去了另外一間臥室。
  兩間臥室是門對門,床單、被套都是全新的,鋪得整整齊齊。看來顧行止昨晚就將一切都收拾好了,她只要拎著行李入住就行了。嗯,顧行止偶爾也是會有體貼的一面的嘛。
  林落白對這個家的一切感到很滿意,滿心歡喜地將她的行李箱打開,取出衣服一一掛上,已經完全忘記了她初始得知她要來顧行止家居住時,那滿心的不甘願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百乐门棋牌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