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總裁不嫁了
【6.2折】總裁不嫁了

臉紅紅BR1078--金晶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9/10/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相公咱來和離
NT118
銷量:13
娶妻要不擇手段
NT118
銷量:20
總裁不嫁了
NT118
銷量:14
債嫁
NT118
銷量:19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NT118
銷量:30
夫寵
NT118
銷量:18
復婚的前一夜
NT118
銷量:38
總裁是個醋精
NT118
銷量:38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50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66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93
待到村花出嫁時
NT118
銷量:26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48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54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NT118
銷量:38
王爺,妾身不嫁
NT118
銷量:44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32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52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44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7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喜歡上的女人,不怕追不上,只擔心追上卻給甩了;
看對眼的男人,不怕拐不了,就怕拐到了又給跑了。


吳菲甜長這麼大,哪有人敢管她?
小時候的她是被父母放在手心嬌寵長大, 之後進入自家公司,
成了美女總裁,更沒人敢惹她。
再說,她可是一路從小美到大,追她的男人哄她都來不及, 哪敢惹她。
只是,她很挑,對自己想要的男人更挑, 挑外表,挑內在,還挑他好不好撩,
因為她這人一向霸道, 又是個小心眼的,她的男人誰都不能多看一眼。
誰知,多少帥氣多金男追她,她卻看上陳彥這個古板男, 他對她愛理不睬,
沒關係,嫌她麻煩不給追,沒關係, 等她把他拿下,捉上床辦了後,再看看他乖不乖。
沒多久,床是上了,人也被她給收拾了, 可陳彥竟是個衣冠禽獸,
外表看著是位高傲教授, 實際上脫了衣服卻是個猛男。
每次滾上床時, 直接做到她腿軟,要多乖有多乖,哪還敢耍小性子。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A大的董事會辦公室門打開,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出來,一身幹練的白襯衫黑色長褲,被長褲裹著的長腿露出一截纖細潔白的腳踝,踩著一雙白色的細跟高跟鞋。
  「吳總裁,這次真的是非常謝謝你。」A大的校長笑得臉成了一張菊花。
  「不用客氣。」
  「我送妳。」
  「不用了。」她擺了擺手,示意校長止步,「有什麼問題可以聯絡我的秘書林木。」
  「是,那妳慢走。」
  她點點頭,轉身往外走,她的身後跟著秘書林木,「總裁,這一次的圖書館捐贈後續我會跟進的。」
  吳菲甜腳步微頓,側過身體,秋日的陽光大好,從大片大片的落地窗外灑了進來,正好照在她白得發光的肌膚上,一雙冷艷的眼輕挑,「嗯,明天開會用的資料準備好了嗎?」
  林木站得直挺挺,「準備得差不多了。」
  「差不多?」塗著YSL最新款的秋冬暗紅唇膏的小嘴微啟,「那就是還沒準備好?」
  「是,」林木點點頭,「還剩下最後一點。」
  「今天下班之前把資料準備好。」她道。
  「沒問題。」
  吳菲甜點點頭,繼續往外走,即使是初秋了,太陽依舊帶著夏日的餘溫,幸好A大的路兩旁種滿了高大的樹木,多少起到了遮陽的作用。
  正好是每年大學的開學季,新生們剛入學,整個校園充滿了朝氣蓬勃。吳菲甜慢慢地走著,倒也不急,旁邊的林木正跟她報告下午的行程,「吃過午飯之後,兩點有一個會議……」
  吳菲甜聽著林木的話,路過一座建築物的時候,她停下來,轉頭看了看,外面正貼著一張海報,上面有一張照片,以及簡單的人物介紹,講座時間是十一點到一點。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錶,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十一點半,講座的題目是,人身體裡的天使與惡魔。
  她飛快地掃了一眼人物介紹,這個男人叫陳彥,是美國加州大學畢業的博士,現在任A大的客座講授,主修經濟學,輔修心理學。
  她有些被吸引,目光落在那張照片上,男人面無表情,眼神正直清澈,鼻樑上架著一副黑色細框眼睛,「林木,我不吃中飯了。」
  「嗯?」
  「我要聽講座。」她塗著杏色的指甲指了指講座的題目,「似乎很有意思。」
  林木抽了抽嘴角,「總裁,妳確定嗎?」
  「嗯。」她點了點頭,便往教室走去,整個教室很安靜,只有男人沉穩的嗓音,彷彿大提琴般的渾厚深沉。
  她來得比較晚,坐在最後面,林木彎著腰跟在她後面,坐在了她旁邊,見她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心想這樣的講座有什麼有意思的,他搞不懂總裁的心思。
  難道人不吃五穀,靠聽講座當精神糧食了嗎?林木想著想著,忽然肚子咕嚕一聲,他餓了。
  吳菲甜餘光瞥了他一眼,「你不用聽,你出去吃飯,等一點鐘過來。」
  「是。」林木確實是對講座什麼的沒興趣,得到總裁的吩咐,飛快地踩著輕鬆的步伐走了。
  林木離開之後,吳菲甜和其他學生一樣安靜地聽著,她撐著下顎,看著男人一絲不茍的裝扮,他的裝扮和她有些雷同,上身是白色的襯衫,袖子微微挽起到手肘,能瞧出他小麥的肌膚,看起來他有常常運動的習慣,胸口的鈕釦鬆了幾顆,恰當其分地露出他的鎖骨,顯得他不古板也不拘束,但也不會太浪蕩。
  黑色的西裝褲沿著他矯健的雙腿,勾勒出他的大長腿,腳下是一雙黑色的皮鞋,皮鞋擦得很亮。
  和海報上的不同,他今天沒戴眼鏡,看著更加的年輕,如果他不說話的話,可能更像是一個大學生,但他一張口,卻能輕易地抓住每個人的眼球。
  吳菲甜認真地聽著他講話,他很高,但看起來有點瘦,似乎做研究的教授,都會很瘦,當然,除了瘦,腦袋上的頭髮也很少。
  她瞇著眼仔細地盯著他的頭髮,頭髮很濃密,一點也不像會禿頭的教授,她彎了彎唇。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這裡的人都這麼安靜地聽課了,不是低頭玩手機,而是真的在聽課。
  也對,對上這麼一個極品教授,哪一個學生能不認真上課呢!她一個忙到不行的人,也忍不住地聽他說話。
  吳菲甜根本沒注意他說什麼,就覺得他說話很舒服,明眸善睞地側耳聽著,手指放在膝蓋上無意地輕敲著,彷彿在為他奏樂般。
  兩個小時的演講很快就過去了,一點鐘,陳彥準時結束了,站在臺上對他們鞠了一躬,在掌聲中禮貌地笑了笑。
  等學生們漸漸地離開了,陳彥吩咐助理幫忙將東西帶到他的辦公室,「是,陳教授。」
  助理很快收拾了東西,先離開了,陳彥最後離開,拿上手機和電腦,往後面走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個趴在那兒似乎睡著的人。
  他挑了一下眉,睡覺睡到他的課來了?還睡到下課都不知道?他冷著臉走過去,伸手在桌上輕敲了一下,「同學,下課了。」
  埋在手臂上的腦袋動了動,吳菲甜不小心睡著了,她睜開眼就看到帥帥的教授站在她的面前,神色很不好。
  「同學,妳是來上課的,不是來睡覺,如果我的課讓妳覺得這麼無聊的話,請妳下次不用來,謝謝。」
  他的聲音與方才不一樣,多了些冷色,她無意識地嘟著唇,「我不小心睡著了,你好兇。」
  她睡著了她還有道理?陳彥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她,深吸一口氣,冷冷地說:「妳叫什麼名字?」
  她歪著腦袋,小手撐著下顎,「吳菲甜。」
  「吳菲甜,是嗎?以後不要選我的課,不然我會當妳。」他很不客氣地說。
  吳菲甜懷疑今天的她不漂亮了嗎?這個男人看她的眼神是不是太嫌棄了?「陳教授。」
  「無論妳說什麼,我都不會鬆口。」他丟下這句話,就往外走。
  門被他拉開,光照進來,拉長了他頎長的身影,也更突顯他的不近人情。吳菲甜眼睛一亮,站了起來,跟在他的後面,嬌滴滴地喊了一聲,「陳教授……」
  她嗲起來能酥掉男人一半的骨頭,然而,她眼前的男人以更快的速度遠離了她……
  吳菲甜站在那兒,整個人都傻了,他走這麼快幹嘛!
 
  ◎             ◎             ◎
 
  「總裁?」林木走過來,手裡提著一份沙拉,打算車上給總裁吃,免得前總裁來罵他,不好好監督總裁吃飯了。
  「林木。」她轉過身。
  「是。」
  「我是不是長得很可怕?」吳菲甜不敢置信地問。
  「不會啊。」林木搖搖頭,「總裁,妳怎麼了?」
  對自己的容貌,吳菲甜還是很有自信的,這個男人居然討厭她!她不是萬人迷,但陌生人起碼看在她這張臉上絕對會對她笑一個。
  可他,居然跑了。
  真的是太……太有趣了。
  她甜笑著地轉身走回貼著海報的牆,伸手一把扯下了那張海報,往林木的手裡一塞,「你去調查他!」
  林木一頭霧水,點了點頭,「是。」
 
  ◎             ◎             ◎
 
  下了班,吳菲甜自己開車回家,回到家裡,管家李姨笑著說:「小姐回來了。」
  「李姨,我爸媽呢?」吳菲甜換了鞋。
  「先生跟朋友去打高爾夫球了,太太去逛街,應該快回來。」
  「李姨,我好餓。」吳菲甜嬌嬌地說。
  「馬上就開飯了,小姐先喝一杯果汁。」李姨端了一杯雪梨汁,「天氣燥,雪梨潤肺。」
  「謝謝李姨。」吳菲甜拿過雪梨汁,一手拿著筆電,「那吃飯的時候叫我,我先去書房。」
  「好的,小姐。」
  吳菲甜走進書房,喝了一口雪梨汁,快速地打開筆電,趁還有時間,飛快地看了一下明天會議的資料。
  喝完雪梨汁,資料剛一看好,書房的門被敲響了,吳母笑著走了進來,「甜甜回來了。」
  「媽。」
  「吃飯了,下樓吧。」吳母上前牽著她的手說。
  吳菲甜一改在公司的冷酷女魔頭形象,在吳母前面乖乖的,主動站起來,挽住她的手,「媽,我跟妳說,我今天去A大的時候碰到了一個男生。」
  「什麼樣的男生?」吳母感興趣地說。
  「他是A大的教授。」吳菲甜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他居然要當我!」
  吳母聽笑了,「哦,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爸爸也會這樣嗎?」
  「會,妳爸以前可是說,妳媽我這樣嬌滴滴的女人他最討厭的,說我渾身上下做作矯情,他最討厭這樣的女人了。」吳母俏皮地說。
  「亂講,爸爸是妻奴。」自吳菲甜有印象以來,吳父就是妻奴,女兒奴,反正很沒自我的一個人。
  「那是還沒愛上我之前,愛上我之後,我就讓他一輩子都死在我坑裡爬不出來了。」吳母嘿嘿一笑。
  吳菲甜被逗笑,「媽真厲害。」
  「老婆,甜甜!」吳父正好在換鞋,看到她們下來,走過去,一手一個地抱住,「吃飯吃飯。」
  「吃飯?」吳母輕笑,「我沒讓李姨煮你的飯。」
  吳父搖搖頭,「沒關係,我吃菜。」
  「煮了很多你不喜歡吃的菠菜。」
  「沒關係,我最愛吃了。」吳父求生慾很強地說。
  吳母輕哼一聲,徑自推開他的手,在桌邊坐下,吳父小聲地對女兒說:「我今天就是打高爾夫球,回來遲了一點點……」
  「爸,媽媽說了,你出去玩可以,但不能比她回來遲的,你快自救吧。」吳菲甜吐了吐舌頭,坐在吳母身邊。
  「老婆,回來的路上,塞車了,所以回來比說好的時間遲了,我錯了,老婆。」
  「算了。」吳母輕輕地說,轉頭對李姨說:「可以上菜了。」
  「是。」
  等所有的菜上齊了,吳母將菠菜放在了吳父的面前,「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吳父苦著臉將這一道菠菜給吃下去了,吳菲甜笑瞇瞇地看著,覺得她媽真的很厲害。
  誰知道大名鼎鼎的吳父,在家裡是這一副慫樣子!
  一頓飯在吳父痛苦的菠菜中結束了,吳菲甜笑著去廚房泡了一杯咖啡,出來的時候,看到吳父拉著吳母,兩人也不知道說什麼,吳母被逗得在笑。
  吳菲甜搖搖頭,無視秀恩愛的兩個人上了樓,坐在電腦前的時候,忽然想起了那個一本正經的陳教授。
  想當她?不可能,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的事。
  她又不是學生。
 
  ◎             ◎             ◎
 
  第二天會議之後,林木將資料放在了吳菲甜的前面,她打開一看,一目十行地瀏覽完之後,她挑了一下眉。
  「總裁,還有事嗎?」
  「沒有了,你出去吧。」
  「是。」
  吳菲甜盯著其中一行,嘴唇揚起一抹笑,還真的是巧合。她拿起手機,打給了吳母,「媽,你以前是不是有一個同學,名字叫陳伍?」
  吳母想了想,「是呀,妳怎麼知道?」
  「我昨天不是跟妳說有一個要當我的教授嗎?是妳老同學的兒子。」
  「這麼巧?」吳母驚訝了。
  「是呀,媽,妳跟陳伍……」
  「陳伍?」吳父的聲音插了進來,接著手機換到了吳父的手裡,「甜甜,妳怎麼問起妳陳叔叔了?」
  「我小時候見過陳叔叔嗎?」吳菲甜好奇地問。
  「是啊,妳那時候才剛出生,當時他還要做你的乾爹,不過我不許,什麼親爹,乾爹,妳爸就是我一個人。」吳父霸氣十足地說。
  「爸,你跟媽在一起?」
  「我陪妳媽逛街。」
  「哦,爸,我要跟媽說話。」
  吳母在一旁聽到,瞪了一眼吳父,吳父乖乖地將手機放在她的手上,整個人貼在她耳邊,兩個人好得跟一個人似的。
  「媽,妳跟陳叔叔什麼關係?」
  「什麼、什麼關係!」吳父在一旁跳腳。
  吳母推了一把吳父,回道:「我跟他從小青梅竹馬,後來他去美國留學了,畢業之後就留在那兒沒回來了,偶爾還會打電話……」
  「什麼!你們還打電話……」依舊是頑強的吳父。
  吳母不理他,繼續道:「沒想到妳會遇到妳陳叔叔的兒子,哎呀,他也真是的,怎麼不跟我說一聲,他兒子來臺灣了,也不讓我照顧一點。」
  「照顧?照顧什麼!」吳父兩眼瞪得很大。
  吳菲甜覺悟出一絲不對勁,趕緊說:「媽,回家跟妳說。」
  「嗯,拜拜。」
  吳菲甜掛了電話,看著資料上照片裡的男人,伸手往男人的腦門上點了點,「想當我?你膽子真大!」
  可能是當學者的人,看起來特別的儒雅,而陳彥除了儒雅之外,還有一絲清冷禁慾,看起來不是很愛說話,最重要的是,他明明是個三十歲的年輕人,為什麼要弄得他自己跟一個四五十歲的老頭子一樣。
  一點也不可愛。
  但,很對她的眼。
  長這麼大,誰敢管過她?小時候她就是被父母放在手心裡嬌寵長大的,大學畢業之後,她就進入公司,不說萬人之上,起碼公司的員工都服她。
  他是第一個敢用不爽的口氣管她的人!
  她欣賞著他的五官,輕輕搖頭,「白白浪費了這張臉,這麼帥不當渣男。」說是這麼說,語氣卻是滿意的。
  林木給的文件裡將陳彥大大小小的事都調查得清清楚楚了,小至他幼稚園在哪裡讀,大到他前一段感情生活。
  她瞇起眼,這麼帥的男人居然只談過兩段感情,初戀是高中的時候,只維持了半年,最後一段感情則是大學談的,談了五年分手了,理由是女方出軌!
  他不僅不渣,還被人給渣了,好慘!
  但她唇角揚了起來,慘的好,分的好,不然哪有她出現的餘地。她繼續看,單身至今三年。
  難道是被前一段感情傷害了?她摸著下巴想,不對!肯定是他太呆,太傻了,活該單身三年。
  對著她這張閉月羞花的臉,他都能無動於衷,他太鎮定了!
  將他的資料看完,吳菲甜喝了一口咖啡,苦澀的黑咖啡在舌尖暈開淡淡的香甜。
  「陳教授,你好呀。」
 
  ◎             ◎             ◎
 
  吳菲甜回到家裡,趁著吳父不在,找到吳母,「媽,妳給我說一說陳叔叔吧。」
  吳母似笑非笑,「我們從小就認識,關係也很好,妳爸就以為他喜歡我,其實沒有,就是很好的關係,跟家人一樣。」
  「哦,怪不得爸一聽到陳叔叔就很激動。」
  吳母笑了笑,「妳真的喜歡陳彥那個孩子?」
  「喜歡!」吳菲甜眼睛一轉,「媽,妳幫我牽線。」
  「妳爸要氣死了。」
  「不管啦。」
  「這件事交給妳爸去處理。」
  吳菲甜捂著嘴偷笑,「媽,妳好壞。」
  「這是中年危機感,知道嗎?」吳母壞壞地笑。
  「哎呀,我得好好向媽學習如何馴夫。」吳菲甜覺得她媽太厲害了,就這手段,怪不得以前是霸總的吳父,現在是妻奴。
  「妳要記住,不管是什麼時候,男女關係中總是要有些心思,不然小心愛情變親情。」
  吳菲甜笑著說:「是,我的女王殿下!」
  「貧嘴。」吳母小聲地說:「妳去讓妳爸跟陳叔叔說一聲,我們一家人和陳彥一起吃個飯。」
  「你們也要來?」
  「我總要替妳看一看啊。」吳母說。
  「哈哈哈,好呀,如果他一個人住,不如住我們家好了,我們家這麼大,房間也多,我旁邊的房間正好空著……」
  「八字還沒一撇,妳就想拐了人到家裡?」吳母點了點頭,「近水樓臺先得月,但妳也要耐心。」
  「嘿嘿,好啦。」吳菲甜心急地說:「我去了。」
  「嗯。」
 
  ◎             ◎             ◎
 
  吳菲甜出了房間,找到剛泡了一杯牛奶,準備端給吳母的吳父,「爸,我有話要跟你說。」
  「等一下,我先端牛奶給妳媽喝。」
  「哦,那我在書房等你。」
  「嗯。」
  吳菲甜先去了書房,以她對吳父的性子,一定會等吳母喝完牛奶,膩歪一會才過來,於是她打開電腦看起了文件。
  十五分鐘之後,書房的門被敲響了,吳父走了進來,「怎麼了?什麼事?」
  「爸,我之前遇到了陳叔叔的兒子陳彥,聽說媽跟陳叔叔關係很好,既然如此,請陳彥吃一頓飯吧。」
  吳父瞇起眼,懷疑地問:「妳怎麼突然這麼主動?」
  「哦,我在A大的時候聽了陳教授的講座,就是陳彥,真的很出色。」
  「什麼出色不出色的,不就是一個講座嗎?妳爸曾經也做為優秀企業家去大學裡演講過……」
  「爸,我在說陳教授,不是陳叔叔。」所以,不要吃醋。
  吳父乾咳了一聲,「不懂妳這孩子說什麼。」
  「爸,我蠻喜歡陳教授的,你幫我牽線。」吳菲甜揚起甜笑,在父母面前,她從來說話不會繞圈子,喜歡就是喜歡,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吳父睜大了眼,「就看了他的講座,妳就喜歡他了?」
  「我聽媽說,媽也是第一眼就喜歡你了。」吳菲甜笑得滑頭。
  吳父咳了幾下,「這天氣乾燥,我有些乾咳。」
  「那爸爸多吃潤肺的,雪梨汁什麼的。」
  「嗯嗯。」享受了一下女兒的關懷,吳父臉色紅潤了不少。
  「那爸……」
  「嗯?」
  「我們什麼時候聚餐啊?」
  他答應了嗎?
  「爸,這事交給你了,就月底吧,這麼說定囉。」
  吳父傻傻地走出了書房的門,他根本什麼都沒答應,但要是回去說清楚,似乎會被女兒看不起?
  不就是吃個飯嗎?有什麼大不了的,讓女兒知道陳伍的兒子一般般也行,早點死心。
  那就趕緊聚餐吧。
 
  ◎             ◎             ◎
 
  吳菲甜又一次來到了A大。
  但這一次,她沒有穿得很職業化,上身一件薄毛衣,下身一條合身的九分褲,一雙白球鞋,背著一個小包,頭上戴著一個棒球帽,整個人就像是大學生。
  她慢悠悠地走進了A大,根據林木提供的課程表,她找到了教室,照舊坐在最後一排,此時已經上課二十分鐘了。
  也有幾個人和她一樣悄悄地進來,坐在她的旁邊,是三女兩男。
  「陳教授真帥。」
  「是啊,他的課我都聽不懂,可沖著他的臉,我能一直聽下去。」
  「聽天書也是一種享受。」
  三個女生小聲地嘀咕著,兩個男生中一個板頭男低聲笑她們,「那妳們還遲到!」
  「呵呵。」女生們尷尬地笑了笑。
  吳菲甜眼睛掃了掃她們,嗯,最新款的香奈兒小包包,最新款的口紅色,還有剛做了髮型的髮香味……
  怪不得遲到了,都是穿著戰甲有備而來。
  吳菲甜輕輕地捲了捲自己的髪尾,可惜她們再花心思,也沒有她漂亮,不對,是人家陳教授根本不在乎漂亮不漂亮。
  以她對他的了解,遲到,是死罪。
  那她為什麼要遲到呢?
  不遲到,教授怎麼會私下訓話呢。
  餘光掃到旁邊幾人,她微微嘟嘴,一對一的訓話看來是沒指望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百乐门棋牌官网下载